风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姜酒里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近姜者苦(大章)
    ——首都jn区

    坐着地铁,从新沙站一号出口沿着阶梯出来,沿着不远处一家刚开的星巴克,走个三百米,再经过一家“姜儿”还是孩子的时候常去的一家猪蹄店,转个小弯就是一栋独楼。

    不是上层,只是其半地下式的地下楼层就是bighit的公司住址。

    夜半时分,路人稀稀疏疏,难寻人影,独楼灯光尽灭,唯独练习室内依然灯光如昼。

    方时镇坐在凳椅上,有些缅怀地笑了笑,他觉得已经很好了,毕竟在还是“大胖和小黑炭”时期的时候,他们俩住的就是姜时生现在住的那个小破地。

    “goshiwon”?

    姜儿喜欢喊那块地儿叫狗屎屋,切拜?!那连狗都不愿住好吧!

    忆苦思甜,方时镇眼里闪过一丝怀念。

    阿西吧,空间不仅又窄又小,还不透气,极容易发生意外。

    记得有次两人饿得那叫一个狼狈,自己在睡前瞒着小家伙偷偷吃了个红薯,结果半夜不小心放个屁,差点没让两人给活活熏死。

    如果不是自己死死抱住姜儿,声情并茂地解释自己身为一家之主的不容易,那臭小子真的想点燃煤气罐,直接同归于尽来着!

    在姜儿的师弟团出现前,“大黑”就是如此狼狈不堪,简单却一点都不美好。

    所以,在这样残酷的现实世界里,尤其是优胜劣汰的圈子里,努力并不是一个褒义词,只是个日常用语。

    室长站在一旁,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地为孩子们辩解着。在他看来,不过就是小小的休息了一会,偷吃点夜宵而已,不是大罪。

    “代表ni,孩子们……”

    “闭嘴!”

    方时镇短暂的露出了笑意,又瞬间收起了笑容,脸色变得冰冷无比,他感觉自己好久没有做管理练习生的工作,似乎有的人都开始自作主张了,是要进行必要的敲打了。

    李室长咽了咽口水,吓得不敢说一句话。

    他想起来方代表最讨厌的,就是工作的结果没达到预期,然后以一句“孩子们已经很努力了”这种话来敷衍代表!

    “为了出道在努力,为了“出逼”在努力,为了一位在努力,谁都在努力,但不是谁都会成功。”

    “你们以为有了一点小小的成绩,就能为所欲为了?”

    方时镇巡视了一圈,在极具威势的严厉目光下,防弹少年团的孩子们一字排开,穿着练习服,紧张且不安的站在练习室的中央,战战兢兢地接受突击检查。

    “我不怕告诉你们一个事实,背景?人脉?资金?我们bighit就是比不过那些大公司!这一点我认证,不丢人。”

    “但是,我能撑到现在,就是坚持一句话,‘哪怕给人一口吞了,我也要让敌人的牙齿给崩了!’”

    “我们能走到今天的这个地步,就是我们比别人更不要命,更自律,如果连这点不值钱的东西都丢了,我们就输了,阿拉索?!”

    “内!”

    防弹的孩子们脸色虽苍白,对自己的松懈自责不已,但瞬间反省过后,内心又充满了强烈的斗志。

    咚咚,咚,咚咚。

    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得到眼神的授意后,李室长连忙快步走去,还未完打开门,就听到外边人沉稳的声音。

    “啊,申秘书?”

    “我听说代表ni在里面。”

    “内内!”

    得到答案后,申秘书拿着电话,直接越过李室长,看到孩子们接连对自己打招呼,他亲切的点头微笑,然后挥手示意孩子们去练习。

    在方时镇点头应允的同时,孩子们如释重负,赶紧回到练习位置上,继续挥洒着汗水,收起那点因为些许成绩,就得意的小心思。

    “有什么事吗?”

    “那个代表ni,要不我们到外面……”申秘书的长相并不帅气,但戴上金丝眼镜的他,气质温和的同时,给人极为耐看的亲切感。

    此时,他的脸色颇为古怪,欲言又止的模样,甚至带点无可奈何的宠溺。

    “有话就说,吞吞吐吐的干什么?”

    方时镇皱皱眉头,工作上性格强势的他最讨厌扭扭捏捏,如果不是自己的亲信,他早就开骂了。

    “时生……”

    “阿西……等等——你说的对,出去说!”

    听到这个名字,方时镇的右眼角下意识地跳了跳,菊花一紧,他感觉又要上火了!

    走前忍不住捂住额头,脑壳疼!

    知道肯定又不是好消息的他,哪还有方才半点霸道总裁的模样。

    “姜儿他又……”

    “又?!”

    阿尼,冷静点,冷静点!方时镇啊,说不定是好消息……吧?

    深了口呼吸,方时镇强压住不安,点点头,示意可以了,“你说,说吧!”

    “他,他又不见了!半夜里,节目组工作人员查房的时候,不见他的人影,床上只留下一盘没吃完的夜宵——猪蹄。”

    方时镇张大了嘴巴,形成了一个“o”字的口型,他终于知道,公司的孩子们是跟谁学坏的了。

    “啊——西吧!!我这次真的要杀了他!”

    “hiong,冷静点!”

    “西吧,冷静个屁!我现在进警局的次数比我来公司的次数还多,民真你这次再袒护他,我连你一块干掉!”

    第二天。

    公司一大早,又一次召开了总动员大会,恰好这一天是延迟的“公司始务式”。

    新员工们不知所措,而对此bighit的老员工们则早已习以为常,一边默契地相视一笑,一边起身准备,去寻找他们“太子爷”。

    “前辈ni,为……为什么给我头盔,wuli要去哪?”

    “这就是我们bighit的企业文化,走吧,新来的崽子们。”

    “阿尼,前辈ni!那个……去哪?要干嘛?”

    “这就是公司的破冰活动,反正也要顺带去夜店的,更能增进你跟前辈们的感情,这就是你们进入公司的第一次团建啊。”

    “啊?!”

    企业氛围和文化,让新员工们一脸懵圈,完无所适从,但回过神来,又迅速接受了事实,兴奋异常的模样,像是回到了学生时代偷偷看黄书的刺激感。

    不仅bighit的人头疼,其余各大公司的大人物在头疼无奈,在憋屈的同时,也只能防范于未然,不约而同地派出专门人士,奔走收集情报。

    因为“姜团”的缘故,bighit的崛起早已成为定局,已经难以伸手干预和狙击,只能早早做好准备应对。

    于是这场我们去夜店一边找人一边“嗨”,你们又找人去夜店调查我们为什么找人,最后还一起“嗨”的闹剧,让当时夜店的上客率大大提高。

    轰动着油门,二人一组,化整为零,以方大将为首,申秘书指挥,以“摩托包围夜店”的行动纲领,实施“斩姜行动”。

    排气筒那热烈的喷火声,在街道上肆虐着,吹起了两人越发上扬的发际线,也撩起众人那重回热血青春的心。

    “bsp; ent那边已经向我们发来解约合约了。”

    “有提出什么条件吗?”

    “没有,这就是我奇怪的地方,代表ni,我得到可靠的消息,在pd节目申明出来之前,dispatch社那边先准备放出不好的新闻出来,我需要去向两方谈判吗?”

    申秘书敏锐的察觉到不对劲,责两件事出现的时机过于巧合,他倒是希望只是自己敏感了些。

    “谈个屁,pd这一季能这么火,因为谁?警告他们别得意了还卖乖!还有——解约就解约,姜儿不喜欢去就不去了,至于d社那边,先准备好公关以及应对措施吧,把影响减少到最低,至少不能影响到防弹,我早就预料会有这么一天了。”

    “内。”

    申秘书张嘴,想说些什么,最后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一路走来,坎坎坷坷,好不容易能走上花道,却又要遭遇滑铁卢了。

    虽然不知道这次又是什么原因,但那孩子一定又有自己的理由,

    他满满的心疼和心酸。

    “只要人好好的,比什么都好。”方时镇踩开停车脚架,微微提速,淡淡说了句,然后表情突变,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真是!一大把年纪了,我还整天玩这种没脑子的事情,姜时生,你真的死定了……阿西,前面的破车,右转打什么左闪灯,崽子的,这是挑衅我?!”

    “喔喔?代表ni,wuli闯红灯了?!”

    “莫拉(不管了)!”

    其实申秘书还听小道消息说,自家的代表ni现在在业界也是个有名的人物了,人送外号“暴走老少年”。

    方时镇简直是一骑绝尘,但这次不再孤单,毕竟身后有人陪伴……啊呸!

    ——

    有的人向来不喜欢束缚,这种在钢铁森林里无视道德礼教,如同野兽般的去厮杀。

    以恶制恶,从来都不是最正确的答案,却是最有效的手段。

    但现实不是童话,也没有水晶鞋能够掩盖自身的罪恶。

    下死手的结果无非只有入狱,背负沉重的罪恶这一条路可以走。

    以暴制暴?

    赵美延虽怕疼,却更是个善良的人,始终坚持着自己的信念,于是误打误撞之下,他阻止了让“姜妍”欧巴走入另一个极端。

    “放手。”

    “不放!”

    “不疼吗?你流血了。”

    “疼,阿尼!不疼……疼,不疼!呜——好疼啊!”

    “……”

    低头看着抵在自己手臂上的“挂件”,那副因为太疼,委屈又执着,脸都皱成一团的可怜模样,让阿姆无语的苦笑。

    抽了抽手臂,发现纹丝不动,只好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被人打断之下,那点刚升起的暴虐心思都淡了些。

    “阿拉索,我不嫩死他行了吧?我就友好的问问,wuli家的小娟有没有事……呀!放手,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

    “不放!”

    “……阿西,帕布呀!我真是快疯了!放手——”

    赵美延怎么可能是帕布,这不,在面临生死威胁的时候,她发挥出了锲而不舍,死缠烂打的“嘻哈精神”。

    在cube当练习生的时候,她就知道昭妍喜欢嘻哈,而且老关注姜时生了,钱包里甚至还放着那人的照片。

    每次只有累得崩溃大哭的时候,才会拿出来看一下,只是重来藏掖着不让自己看。

    所以保护小娟喜欢的大势少年,美延有责。

    小娟的房间里有很多漫画,和言情小说,无聊的时候,经常去蹭书的阿姆,不知道从哪本言情漫画里看到的一句话

    “电影人喜欢把喜剧演成悲剧,观影人则喜爱把悲剧看成喜剧。”

    阿姆抬头仰望星空,叹了口气,又低头看着不撒手,始终撅起嘴角瞪着自己的赵美延,他觉得生活就是一出荒诞剧。

    “你别看我这样,其实我是个……”

    “帕布?”

    “你!才不是呢!”赵美延下意识生气的反驳了阿姆,她那单纯的脑子正超负荷的运转中,她觉得该以怀柔政策来打动他,“我说,嗯……其实,其实我是个特别喜欢hiphop的人!我很喜欢的……”

    “莫?谁?”

    虽然只是胡说的,想要转移他的注意力,但说到喜欢的人时,赵美延的语气突然变得十分羞涩。

    “诶?嗯……”

    阿姆扯了扯嘴角,因为被赵美延拉扯着,于是离地上躺着的江东植越发的远,他无奈的随口问道。

    “就是那个叫姜时生的。”

    “喔,嗯?!”

    声音有些迟疑,导致脚步一顿,卸力的作用下两人险些摔倒,因此导致思绪略微凝滞,某个叫“姜时生”的人忍不住挑了挑眉,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所以他把探究的目光望向她。

    对向那双迷人的,漆黑如水晶棋子般高贵的眼眸,让赵美延的心神浮起一丝涟漪,当下一秒,她就轻声道

    “诶咦,你不认识?”

    这位方才还对阿姆怕得要死的大姑娘,此刻语气有种说不出的嫌弃和鄙视。

    “我我我!”不知什么时候,察觉到没有了危险的小姑娘,偷偷窜到了两人的身边,晃动赵美延的衣衫,开心地凑着热闹,“我也很喜欢,我们班上好多女生都是他的fans,我最近还在学釜山方言呢。”

    “啊?谁?”

    这两人怕是个假粉,阿尼,怕是真的两憨憨吧?

    不知道某人的诽谤,赵美延先是抓住了时机,一把夺过阿姆手上的酒瓶,“呀”了一声反应过来后,又跑到目瞪口呆的阿姆面前,抢走了他的布包,然后后退几步,得意地轻哼了一声。

    “姜时生,就是现在特别有名的,大势啊,帕布!”

    “……嘶。”

    姜·帕布·真·时生倒吸了一口凉气,竟然比挨了一记酒瓶的打击还要难受,此女竟恐怖如斯。

    连地下躺着的江东植,满脸血迹的脸上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他是真的说不出话来了。

    阿姆在感到荒唐又好笑的同时,又觉得这姑娘真的傻得可爱,已经玩够的他,第一次怕自己会欺负上瘾。

    而且骗这样的傻姑娘,简直满满的负罪感。

    “其实,我就是——”

    就在此刻,身后闪过一道剧烈的光晕,跑车引擎的声响震耳欲聋,不知道是不是幻觉,竟然离几人越来越近,几人下意识地闭眼。

    阿姆收回还未说出口的话,恰恰相反,反而是张大眼睛,内心强烈的升起一股危机感,让他头皮发麻,毛骨悚然的感觉萦绕身。

    这是信号,身体再告诉他——不动,会死!

    生死之间,他眼睛一凛,来不及做多余的反应,唯有下意识地做出能做的事情。

    伸手将一大一小两个姑娘推开,在蓄力,腰腹一紧,用力将地下躺着的江东植一脚踹开。

    只能做到这样了。

    嘣——

    做完这一切,阿姆“哇”得吐了口血,器官瞬间重创,呼吸瞬间窒息,因为胸口遭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击。

    脑袋一阵空白,视线变得模糊不清。

    黑色鸭舌帽在冲击力的作用下,离开了其主人,飞得老远。

    “安对!!”“欧巴?!”“呃……”

    赵美延摔倒在地,睁开眼来后,目眦欲裂,浑身止不住颤栗。

    她眼睁睁看着姜妍欧巴整个人像只断了线的风筝,随之在地上滑出了老远。

    那个大男孩瘫在地上,生死不明。

    “报警……阿尼,救……救。”

    她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连滚带爬,最后膝盖粘满了带血的碎石,她重重跪在了他的身前。

    布包挂在胸前,她伸出颤抖不止的手,温柔地抱住了他闭上眼的脑袋,两眼无神,四处张望,一片黑暗,不知所措。

    “欧巴?”

    轻轻的呼喊。

    闭眼前,他还在与自己吵闹着,睁开眼朦胧间,你似时光,一瞬即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