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 > 正文 第110章 傻女如狂(3)
    魅:“主播,你面对的局势貌似是庄家宅院,应该走宅斗路线。你这样,会不会被逐出沈家啊?”

    慌慌爱:“走什么宅斗路线啊!我支持主播,就应该这样霸气地回敬沈府中的这些人。原主沈如狂实在是太可怜了。”

    “如狂,”沈太太的声音仍旧沉沉的,且碧刚才还冷了几分,“你以前痴傻,连规矩是什么都不知道,爹娘都分不清,又怎么知道别人守没守规矩?”

    “呵。”叶新绿又再冷笑一声,“太太既然知道我痴傻疯狂,还跟我谈什么规矩?我沈如狂,就是规矩!”

    沈太太气得浑身发抖,怒喝:“你这小蹄子,说的什么话?你眼里还有我这个母亲么?还有你爹么?什么你就是规矩?你以为你是谁?”

    丫环已经按她的要求,给她梳了一个非常漂亮的仙女头,虽然没有首饰,但是发上带了一条漂亮的白纱头巾,再配上新换上的干净的衣服,令她整个人都焕然一新。

    她起身走了两步,来到沈太太身前,直视着原主这个薄情寡义的母亲,扬唇现出一个极度冷艳的笑容,声音亦透了几分冷艳:“我没以为我是谁,我只是沈如狂。既然你们给了我‘如狂’这个名字,我当然就不能辜负了它。你说是不是,沈太太?”

    一旁立着的沈梓沁,看到妹妹反抗沈太太,令沈太太吃憋,心里好大幸灾乐祸,只是她知道自己在出嫁之前还得靠着这个母亲,是以坚定地站在母亲一方。

    她训斥道:“如狂妹妹,这名字只是一个称呼,不管叫什么你都是母亲的女儿,都得遵从孝道,对母亲恭敬有礼,这是最起码的,你怎可对母亲如此无礼?”

    沈如狂摔傻时只有三岁,并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摔傻的,但是剧情中却有佼代,正是这个沈梓沁,当时已经五岁,嫌弃妹妹老跟在自己身后做跟屁虫,用石头狠狠地砸了沈如狂的头。

    五岁的孩童,应该没多少力气的,但沈如狂却就此成了傻女,叶新绿猜想沈梓沁当年砸了肯定不止一下,更甚者这个五岁的孩童当时很可能抱着的是把妹妹直接砸死的心思。

    要知道剧情中沈梓沁是一个非常阝月毒狠辣的女人,沈太太就是在后来被沈梓沁使计给害死的。这个女人,连自己的生母都敢下毒手弄死,何况是她不喜欢的妹妹。

    而且沈梓沁从小就喜欢李枫。可惜李枫对她不屑一顾,只对女主感兴趣,为此她没少和女主纠葛。她后来想使计让女主像沈如狂那样溺死,却被女主提前发现她的计策,反将一军,令她自己摔入河中溺亡。

    她居然在这里大放厥辞,跟叶新绿讲什么孝道。叶新绿扬唇冷艳至极地笑,抬手就“叭”的一声脆响,给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

    沈梓沁被扇得有些发蒙,捂着被扇得生疼的脸瞪了叶新绿半天,才有些回过神来,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你居然敢打我?”沈梓沁有点不可置信地道。

    沈太太也被叶新绿打的那一巴掌惊得有些懵,此时回神,怒喝:“来人,去把家法拿来,这个逆女,我今天要好好教训一下她,让她知道什么叫规矩。怎么长姐训斥两句,就敢动手打长姐?”

    叶新绿脸上笑容依旧,挑眉道:“这一巴掌,只是为她刚才那虚伪的训斥。沈大小姐,你应该还记得,我是怎么变成傻子的吧。”说到后来,她脸上的笑越发冷艳,看着沈梓沁的眸中透着极度冰冷的光芒,让沈梓沁骨子里发寒。

    沈梓沁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你当初摔倒变成傻子时只有三岁,我那时也只有五岁,怎么记得你是怎么摔的?”

    她不停地说“摔”,叶新绿呵的一笑:“可是,怎么办?我却是记得很清楚,我记得是你用石头砸了我的头,我才变傻的。我当时是被你砸得晕倒,不是摔倒。而且我晕倒后,你应该还砸了我好几下吧,不然我怎么会醒来之后就变傻了?”

    沈梓沁喝:“你胡说!”声音却莫名地颤抖,脸也变得惨白。

    叶新绿:“我这个人,向来记仇,尤其是这么大的仇,我更要记得清清楚楚,一点一滴都要向姐姐你讨回。”说着扬声一喊:“来人!”

    她房中的丫环立时有一个站了出来:“二小姐有什么吩咐?”

    “你去拿了杯子来,在我这位姐姐头上用力地砸上五下……”说到这里她沉吟着嘀咕:“五下差不多吧……算了,谁叫你是我姐姐呢,多了少了,我也就不跟你计较了。”

    方才沈太太唤人去取家法,此时沈太太的贴身丫环已经匆匆拿了家法过来,是一根三尺长、两指宽的戒尺。

    沈太太冲叶新绿怒喝:“跪下!”

    叶新绿对身后站出来的丫环清清凉凉地道:“还不动手?”

    那丫环浑身抖如筛糠,跪了下去,哭着恳求道:“二小姐饶命,不是奴婢不听从二小姐的吩咐,实在是奴婢没有那个胆子打大小姐啊,呜呜……”

    叶新绿就近坐到一把椅子上,悠然冷笑道:“别怪本小姐没有提醒你,你不动手去砸她,那被砸的就是你。你可以试试看,我亲自动手砸在你头上的杯子,是个什么力度。”

    那丫环哭得唏哩哗啦,起身去拿了杯子……

    沈太太拿着家法,眼见这一屋子里的人全都只盯着叶新绿的眼色看,竟没一个把她放在眼里,而且那个女儿沈如狂,她让她跪下,可是她现在竟然坐到椅子上去喝茶了。

    沈太太气得脸发白,手发抖,举着戒尺就朝叶新绿的头顶削去,怒喝:“你这小蹄子,今天我这个一府之母非得好好教训一下你不可。”

    谁知她那戒尺刚一打过去,突地就被什么冻住了一般,她竟然再也挥不动。待她定睛细看,却见坐在那里的沈如狂竟然用食指和中指将她挥打过去的戒尺给夹住了。

    夹得紧紧的,她抽动了几下都没抽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