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食神学霸不软萌 > 正文 第293章冤枉
    白洁一副如假包换的吃惊模样,反问道:“我为什么应该蹲监狱呀?”

    郭美丽不屑冷哼:“别装了,装也没用!现在班上谁人不知你给白梦蝶和你三个表弟下药的事,警察都来学校搜查过你的物品,你想抵赖也抵赖不了了!”

    白洁皱眉道:“那件事只不过是误会,如果我真的给白梦蝶和我三个表弟下了药,我现在还能好端端的坐在这里吗?”

    白梦蝶和陈子谦两个,一个一下课就去推销她的文具去了,另一个带着小弟们去操场打篮球去了,两个人都不在教室里,白洁想怎么说谎还不是她说了算。

    不少同学一听她这话有道理,对她的鄙夷减轻了不少。

    郭美丽不屑地撇了撇嘴:“误会?人命关天的刑事案件你说是误会,谁信!”

    白洁和气道:“信不信由你,我说的全都是大实话,我坐在这里就是最好的证明。”

    郭美丽悻悻然。

    白洁暗暗吐了口气,总算挽回了一点同学们对她的印象。

    中午放学之后,白梦蝶跟着陈子谦一起去他爷爷家。

    白洁独自一人往食堂走去,买了最贵的饭菜,找了张空桌坐下来吃。

    姜艳和屈丽花买好饭,两人站在角落里小声商量了一会儿,这才走到白洁那张桌子坐下来,和她一起吃饭。

    白洁对着她们两个友好的笑了笑,指了指自己碗里的香干炒五花肉请她们吃。

    姜艳和屈丽花受宠若惊,忙摇头拒绝了。

    屈丽花小心翼翼的问:“白洁,你之前说警察来学校调查你下药一事是误会,怎么会产生这种误会啊。”

    顿时,周围不少吃饭的同学把耳朵高高竖起,八卦的偷听她们的谈话。

    白洁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这事说来还蛮复杂的。

    你们也是知道的,我舅舅舅妈对我母女两个不好,早就想赶我们出家门。

    可一直找不到借口,于是给自己的儿子下药,然后嫁祸给我,不过警察已经调查出真相,还我清白了。”

    姜艳将信将疑:“那你给白梦蝶下药是怎么一回事,她以前和你那么要好,她总不会也像你两个舅舅舅妈那样栽赃陷害你吧。”

    白洁笃定的点头:“她还真是和我两个舅舅舅妈一样陷害我!”

    屈丽花不解的问:“她为啥这么做?”

    白洁轻叹了口气:“我告诉你们原因,你们可别说出去,我怕白梦蝶会受伤,我不想她受伤。”

    她嘴上这么说,可声音并不小。

    就算姜艳和屈丽花不把她们谈话的内容说出去,也有不少同学能听到。

    姜艳和屈丽花全都信誓旦旦的保证她们不会往外说,白洁这才继续往下说。

    告诉她俩,白梦蝶之所以会和她舅舅舅妈一起陷害她,是因为她在网上暗恋一个叫酷猪的网友,可那个网友偏偏喜欢她。

    白梦蝶和郭美丽一样因妒生恨,所以往她头上泼污水。

    她这番谎话不仅姜艳和屈丽花相信,其他听到的同学也全都相信。

    因为白洁现在好端端的坐在这里就是最好的证明,不由得他们不信。

    屈丽花埋怨道:“既然警察调查出真相,还了你清白,你为什么不早点来上学,你这不是给白梦蝶机会让她抹黑你吗?”

    白洁淡然一笑:“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不怕她抹黑我。

    我之所以没有早点来上学,是因为我生病了,来不了。”

    白洁在学校里天天装病娇骗舔狗们的钱,她这么说,同学们自然是相信的。

    一顿午饭结束,同学们本来因为白洁人品恶劣而对她敬而远之,现在又重新和她热络起来。

    白洁见自己这么轻松就搞定了同学,心中很是得意。

    不过她就是喜欢同学们这么傻的可爱,不傻她还骗不住他们呢。

    白洁不在学校的这段日子里,姜艳和屈丽花像没了主心骨似的失魂落魄。

    现在白洁回来了,而且还照旧受同学欢迎,这两个狗腿子很是开心。

    拉着白洁有说不完的话,把她不在的这段日子里班上发生的事全都说给她听。

    当白洁从姜艳和屈丽花的嘴里得知王丽因教唆他人抢劫白梦蝶被抓了,并且还很有可能判刑的消息,心里连连叫苦。

    王丽可是她的得力爪牙,她去蹲监狱了,谁当她的急先锋替她教训白梦蝶?

    靠姜艳和屈丽花这两个废物是不行的,她们胆子都不大,只能狐假虎威,让她们带头冲锋陷阵对付白梦蝶她们会秒变缩头乌龟的。

    白洁正低头想着自己的心事,屈丽花不解的问:“白洁,你不是跟陈子谦挺好的吗,咋说翻脸就翻脸了?”

    白洁回过神来,愣了一下,随即道:“你是听白梦蝶说我跟陈子谦分手了吧?”

    她不屑的翻了个白眼:“我跟陈子谦怎么可能翻脸!我们关系那么好!”

    现在绝对不能承认她和陈子谦已经玩完了,她还得借助陈子谦的名号镇压同学。

    只要能让同学们误以为她和陈子谦的关系仍旧很铁,就没人敢找她的麻烦了。

    屈丽花呆呆的看着她:“不是白梦蝶说的,是陈子谦自己说的。”

    白洁只觉得此时此刻变成了大型打脸现场。

    看着屈丽花和姜艳怀疑的目光,白洁的大脑空白了几十秒,然后“猜疑”道:“是不是我不在的时候白梦蝶向陈子谦说了我什么坏话,陈子谦上当了,所以才会那么说。”

    屈丽花忙道:“那你快点跟陈子谦解除误会,让陈子谦一脚把白梦蝶踢开,我见不得那个贱人借着陈子谦的势狐假虎威。”

    一想到自己曾经因为白梦蝶的缘故被陈子谦逼迫着当着全班的面在地上爬,屈丽花就对她恨之入骨。

    白洁知道屈丽花想借她的手收拾白梦蝶,她又怎么可能上当。

    向来只有她利用别人的份,不可能让别人利用她的。

    因此敷衍着答应了。

    白梦蝶和陈子谦在下午第一堂课之前十分钟到达学校的。

    到了学校之后,陈子谦去车棚停自行车,白梦蝶先去了教室。

    当她一脚才踏进教室门时,屈丽花立刻对她开火:“白梦蝶,你不是说白洁坐牢了吗,人家现在可是毫发无损的来上学了,你又怎么解释?”

    白洁吓得差点当场大小便失禁。

    她再三再四的叮嘱两个狗腿子,同学之间要友爱,别和白梦蝶起冲突。

    敢情她的话全都成了放屁,屈丽花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屈丽花这么一闹,非把事情闹大不可。

    到时白梦蝶和陈子谦还不得和她死磕到底,自己的谎言肯定会被戳穿。

    那她之前为了挽回自己的形象所做的努力不都白费了?

    还没容白洁想出对策,姜艳和屈丽花一唱一和起来:“白梦蝶,你人品怎么这么差,居然在背后造人家的谣!你卑鄙、你无耻!”

    白梦蝶平静的看着像疯狗一样对自己狂吠的姜艳和屈丽花。

    又安静从容的扫视了一遍在场所有同学,几乎所有的同学都没有学习,全都疑问的看着她。

    白梦蝶目光一转,看向白洁。

    白色的蛋糕裙,青春活力的马尾辫,让白洁显得格外清纯,让人忽略了她相貌平平,这种楚楚动人的女生最让青春期的男生动心了。

    白洁硬着头皮坦坦荡荡的和白梦蝶对视,然后站了起来,板着脸道:“白梦蝶同学,我们既是一个村的,而且还是堂姐妹,你为什么在我不在的时候中伤我呢?

    我什么时候坐牢去了?我要真坐牢了,今天怎么会出现在教室里?”

    她悲愤的继续往下道:“你不就是因为那个叫酷猪的网友喜欢上我你怀恨在心,所以故意抹黑报复我吗。”

    白洁说着说着掉下眼泪:“是酷猪喜欢我,我并没有喜欢过他,你要我解释多少遍才能解开你的心结!”

    事情已经失控了,白洁只好扔出酷猪这只死忠舔狗转移大家的视线,让同学们关注两女争一男的狗血故事。

    她是这个故事里面隐忍可怜善良的小白花,而白梦蝶是爱而不得的恶毒女配。

    并且把酷猪抛出来还有个好处,让陈子谦知道白梦蝶有喜欢的人,说不定会和她巯远。

    只要陈子谦不再是白梦蝶的靠山,自己想收拾她还不易如反掌!

    白洁挺佩服自己的高情商,在这样被动的局面下她都能化险为夷,而且还发动反攻,真是棒棒哒。

    白洁见白梦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知道对着她干瞪眼,心里很得意,她就喜欢看死贱人憋屈到死的样子!

    白洁戏精附体,哭的梨花带雨:“你在校外和别的男人鬼混,弄大了肚子,怀了孕,是谁在暗暗照顾你?

    你抱着宝宝茫然无措时又是谁陪在你身边!

    我对你这么好,帮你隐藏所有见不得人的秘密。

    我以为就算全天下的人会伤害我,但你不会,可没想到……你居然这么歹毒的在我背后捅刀子!”

    白洁这番话马上在班上引发海啸,同学们全都不可置信地瞪着白梦蝶。

    有那几个智商低下的白洁的舔狗已经在小声骂白梦蝶不要脸了,居然被人搞大过肚子。

    白梦蝶看了一眼表面一副隐忍含屈的小白花模样,眼里却有得意闪过的白洁,不慌不忙的走到讲台上,拍了两下巴掌,把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

    她平静如水的扫视了一遍众人:“刚才白洁所说的话你们每个人都听清了吧,我会告她诽谤罪的,麻烦到时你们给我做个证!”

    白洁顿时僵住,傻呆呆的看着她。

    刚才姜艳和屈丽花当着全班的面指责白梦蝶人品差,白梦蝶一副百口莫辩的样子让她产生了误判,以为白梦蝶还是从前那个怂货。

    因此才肆无忌惮的抹黑她,想把她打入万丈深渊中,让她身败名裂,永不翻身。

    可没想到,白梦蝶那不是怂,而是等她表演够了,她再收拾她。

    白洁慌了,却故作淡定,冷笑了两声,不屑地道:“你这套鬼把戏唬得住谁?我说的句句是实话!

    无论是村里还是学校,一直都有关于你未婚先孕的传言。

    我不怕你告我,你去呀,你现在就去告我呀!等警察来了,你的丑事就全都要曝光了,我看你怎么在学校混下去!”

    她得挺住,把假的说的比真的还要真!

    白梦蝶轻笑了两声:“放心,我会如你所愿,这就去派出所报案。”

    说罢,转身就往教室外走,差点和进教室的陈子谦撞个满怀。

    陈子谦见白梦蝶满脸怒容,惊讶的问:“你这是怎么了?”

    屈丽花幸灾乐祸的喊:“她呀,被白洁把她跟男人鬼混弄大肚子的黑料给抖了出来,恼羞成怒了呗。”

    肖大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斥责屈丽花道:“你少胡说!白梦蝶是个清清白白的好姑娘,我不允许你破坏她的名声!”

    白洁含着泪道:“班长,我知道你维护班上每个同学。

    可维护不是偏袒,你这么做只会害了白梦蝶同学。

    我们要正视真实情况,帮白梦蝶同学走上正道,这才是帮她。”

    “真实情况?”陈子谦几步走到白洁面前质问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所说的是真的?”

    白洁指着白梦蝶头上戴的那根施华洛世奇水晶发箍:“这就是证据,这根发箍就是弄大她肚子的那个社会青年送她的。”

    她无论如何得让陈子谦相信白梦蝶是只破鞋。

    陈子谦一身贵气,骨子里还很清高,肯定不屑和一个破鞋做朋友的。

    至于白梦蝶想为自己洗清冤屈?做她的梦去吧!

    没听说过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不冤死你个小贱人!

    白洁虽然穷,但是她对一切值钱的东西都情有独钟。

    所以知道白梦蝶头上戴的那根施华洛世奇水晶发箍不便宜,估计是白爱国买来送给她的。

    但她就要把那根发箍说成是社会青年送给白梦蝶的,让她百口莫辩,让陈子谦误会她!

    只是令白洁没有想到的是,她话音刚落,不少女生低声嗤笑起来。

    那根发箍是陈子谦送给白梦蝶的,这事几乎全班人都知道,白洁的谎言不攻而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