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婚婚欲醉:顾少,宠不停 > 正文 第1497章 番外 有些人,为什么还能这样理直气壮
    她发现,项链上的钻石好像是真的,而且,那个海蓝之星好像也是真的,特别是工艺,和粗制滥造的工艺完全不一样。

    她瞬间心动了,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想要这条项链。

    “是,就是我的,但是怎么会在你的书包里,你什么时候偷的?”

    冯瑶瑶紧紧握着项链,质问秦川道。

    秦川扬起笑容。

    她的笑容很灿烂,很阳光,眼中,却是冰冷的。

    有些人啊,起了贪念,就没有了理智,有了欲望就连基本的逻辑都没有,是带着侥幸心理还是贪便宜心理?

    其实,侥幸和贪便宜的心理,大多数善良的人也有,正常,人性嘛。

    但是,侥幸,贪心,还要害别人,这种人渣……呵……她不对付,都天理难容了。

    “你不是说,你的项链刚才才丢的吗?

    我压根就坐在我的位置上,没有靠近你,全班同学和老师都可以作证的。”

    秦川说道。

    “谁知道你用什么办法呢,我的项链总不能随便跑进你的书包里面吧,还有,你说你没有靠近我,我也没有靠近你啊,好像除了老师外,谁也没有靠近你,难道你是想说,是老师偷了我的项链,然后走进你的时候,放到你的书包里了?”

    冯瑶瑶故意把老师扯进来。

    “老师当然不会这么做,但是……”秦川扬起笑容,“你说这条不是你的项链是你的,我就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心思了。”

    冯瑶瑶立马脸色苍白,瞪起了眼睛,“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项链不是我的?

    你什么证据说项链不是我的,陆如意可以帮我证明这条项链是我的。”

    “你说你的项链是在你上课的时候没有的,但是这条项链几年前就戴在我的脖子上了,我刚好拍了很多照片证明照片是我的,老师,麻烦你帮忙鉴定一下吧。”

    秦川说着,把手机拿出来,翻到了相册,把手机递给老师。

    老师在看照片的时候,她看向陆如意,“陆如意,冯瑶瑶说,你能够证明项链是她的,你说,这条项链是她的吗?”

    陆如意瞟了一眼秦川的手机,又看向朝着她投出求救眼神的冯瑶瑶,“我家里有的是钱,我怎么可能会注意别人的一条项链,项链这东西我太多,我自己有哪些我都分辨不出来,都差不多个样子。”

    陆如意说道,意思是,不确定项链是不是冯瑶瑶的,也在说冯瑶瑶认错项链也有可能的。

    “不过,秦川,你那么穷,你哪里来的项链,我记得你是乡下来的,难道你是乡下的暴发户,怪不得,戴上项链也充满了穷酸的气质。”

    陆如意讽刺道。

    秦川扯起嘴角,“所以你现在是承认项链是我的咯,还有,你们不穷,你们为什么要冒拎我的项链。”

    陆如意突然想起,他们的目的,“秦川,你这是转移话题,你肯定是偷了冯瑶瑶的项链,做贼心虚,想要转移视线。”

    “冯瑶瑶说她的项链有钻,但是看到我的项链立马起了贪念,想要冒领,说明我的项链比她的项链好很多,我用得着去偷她的项链吗?”

    秦川反问道。

    “谁知道你现在这条项链是不是偷来的呢?”

    陆如意讽刺道。

    “那好巧,我刚好还有发票。

    老师,我能不能利用这件事情控告这两位已经成年的人,他们一个是污蔑,一个是企图诈骗。”

    秦川双手环胸,视线放在老师的脸上。

    物理老师愣了一愣,看向陆如意。

    一是这件事情发生在他的课堂上,要是没有解决好,校长肯定要找他问题。

    二是,这位陆如意家里来头不小,不好得罪,大家都知道。

    三是,这件事情闹开了,对学校的声誉不好,对自己的升职加薪更不好。

    “都是同学,一个恶作剧而已,没有必要闹这么大,大家都坐到位置上,一会要下课了。”

    物理老师说道,把手机还给了秦川。

    秦川看着冯瑶瑶,“麻烦你把我的项链还给我。”

    冯瑶瑶心有不甘,拿项链朝着秦川用力的砸去,“有什么了不起,这种破烂,我抽屉里一大堆,假的。”

    项链砸到秦川的身上,很疼,特别是被砸中的地方,项链又掉到了地上。

    秦川有些烦躁,觉得厌恶。

    她们污蔑她,贪心,阴险,明明做错了事情,还这么理直气壮,还砸她,他们就这么欺负人吗?

    “把项链,给我,捡起来。”

    秦川冷声道,一字一句,说的很清晰,也很冷漠,陆如意举手,“老师,秦川还不肯回到位置上,还在找麻烦,她破坏课堂纪律。”

    、老师看了下秦川,“回位置坐好。”

    秦川不为所动,看着冯瑶瑶,“我说,把我的项链,捡起来,没有听到吗?”

    “我就是不捡,又不是我的东西,我干嘛要捡?

    你这种破烂货,也只有你这种破烂才去捡起来。”

    冯瑶瑶趾高气扬地说道,得意洋洋地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秦川眼中反射出一道厉光,拉住冯瑶瑶的辫子,往后用力一扯,冯瑶瑶摔到在了地上。

    她还没有等冯瑶瑶起来,压着冯瑶瑶的脑袋,对着项链的方向,气势很强道:“我让你捡起来。”

    冯瑶瑶作威作福怪了,立马挥舞着手大叫道:“老师,老师,秦川打人了,秦川打我了,我的头好疼,老师,救命啊,她要谋杀我,老师,老师。”

    陆如意立马拿起手机,朝着秦川录像。

    秦川靠近冯瑶瑶,压低声音,对着冯瑶瑶说道:“你要是不给我捡起来,我保证,就算我卖了这条项链,也要把你告到坐牢,班里三十六名同学都可以作证,你想要骗我的项链,就算你只是坐牢几个月,但是圈子里所有人的人都看到你贪财势力的本性,你觉得,还有上流的人敢娶你吗?”

    冯瑶瑶身体一紧,有些害怕了。

    秦川松开冯瑶瑶的脑袋,站了起来,俯视着冯瑶瑶,命令道:“现在,把,项链,给我捡起来!”

    “不要捡,这种破烂玩意谁的谁捡。”

    陆如意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