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一朝驸马爷变凰后 > 正文 第七十一记姑娘可否替我管教一二
    粉嫩的小团子圆滚滚的向两人跑来。

    男人脸上露出慈爱的笑,蹲下身抱起糯香糯香的小女孩。

    “小叔叔,晥儿好想你。”小肥手环住江梧的脖子,江晥坐在男人身上撒娇。

    “小叔叔也甚是想念晥儿,这些日子有没有调皮呀。”江梧声音轻呢,但仍然露着威严。

    “我没有。”晥儿撇着嘴。

    “晥儿可是很听爷爷的话呢,每天都帮爷爷采草药,而且晥儿已经熟记了好几种药材呢。”

    “是吗,那待会儿,小叔叔可要考考晥儿。”男人一直紧绷的嘴角扯出淡淡一笑。

    “小叔叔尽管放马过来,晥儿才不怕。”小妮子一脸骄傲的样子。

    望着叔侄俩之间打打闹闹的样子,冯洛倾笑笑。

    “原来你就是晥儿的小叔叔。”

    男人扭头望着女子,亦是嘴角一笑,眉间一挑,“不像吗?”

    “呵。”冯洛倾低头笑笑,不回答男人。

    “小姑姑我没说错吧,我小叔叔长得很好看吧,”晥儿望着冯洛倾,笑着露出两颗小虎牙。

    “江公子长得风流倜傥,难怪晥儿经常把公子放在嘴边。”小雨师师跟上来。

    经过江晥的开导,虽然眼睛还有些红肿,但是她想开了,只是心中,小雨师师一定要将翡翠的尸体带回来,让她能够永远沉睡在这片与世无争的花海,下辈子可以投胎去个好人家。

    “在下小雨师师。”

    “江梧。”江梧面色如常,淡然开口。

    “咦,雪若?”江晥忽然看到银杏树下雪白的一团。

    从男人怀里挣扎出来,小短腿跑向雪狐。

    “雪若你怎么了,你怎么受伤了。”

    女孩将雪狐抱进怀里,小狐狸虽然不大,但晥儿小小的手掌根本就不能握住雪狐的部,似乎扯到了伤口,小狐狸在女孩怀里呜咽了两声,应该是知道女孩没有恶意,小狐狸呜咽的叫着,但却并没有伤她。

    “哎呀,我的小姑奶奶,你扯到它的伤口了,你赶紧放开它。”

    听到雪狐求救的哀嚎,小雨师师连忙上前。

    晥儿有些被吓到了,乖乖将雪若放回原位。

    男人慢慢上前,望着蹲在地上的一团,开口,“晥儿,小叔叔将雪若交给你,你就是这样照顾它的。”男人声音平静,听不出半点责怪之意,却让人不寒而栗。

    “我……我……”江晥将头埋得很低。

    “对不起。”声音软软的,让人心生怜依。

    一旁的 冯洛倾了然,原来这只狐狸是他的,难怪刚才他靠近时,狐狸没有抓他。

    只是男人刚才还对晥儿宠爱有加,转眼又严厉责问,但是有些喜怒无常,他的心思,不好揣测。

    小雨师师望着男人,想为女孩说说话,无奈也不好开口,只能默默地立在那里。

    “晥儿不过是一个小孩子,有些事情也不明白,这狐狸天性野,也不能怪了晥儿不是。”女子声音清甜好听。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立在原地。

    “来,晥儿,到小姑姑这儿来。”冯洛倾轻轻朝女孩招着玉手。

    晥儿抬眸偷偷瞄了一眼男人,小短腿跑到女人身边。

    虽然她平时经常粘着她的小叔叔,可是当他露出这种不露自威的表情时,她还是很怕他。

    “呵。”男人忽然嘴角一勾,面色些许缓和,转头望着女子,“我这只小狐狸天性是有些野,在下有时实在拿它没法,不知姑娘能否替我管教管教它。”男人说着将地上雪白通透的狐狸抱起来,一步一步朝着女子走去。

    银杏树下,女人眉黛如画话,男人风采卓越,女子牵着的小女孩更是灵气逼人。

    一旁的小雨师师是怎么看都像是一家三口,在外带一只灵狐做宠物。

    “我。”冯洛倾不相信的睁大着眼睛望着男人。

    “他要做什么?”

    “嗯。”男人轻嗯一声,挑眉低头看了一眼女人牵着的小女孩。

    江晥亦是睁着圆鼓鼓的大眼睛望着江梧,脑袋一转,“小叔叔是在说小狐狸性子野还是再说她?”

    “姑娘若是觉得此狐吵闹,在下也不强求,在下只好让别人来照看了。”男人说得风轻云淡,江晥可是从里面听出了威胁。

    心里捣鼓,“是不是小姑姑不照顾小狐狸,她就要被别人管了,不会是那个凶巴巴的常姐姐吧。”

    “不行不行,那个常姐姐凶巴巴的,她才不要和她一起呢!”小脑袋一股劲儿的摇着,江晥轻轻的拉了拉冯洛倾的手,冯洛倾低头,江晥正用着可怜巴巴的眸子望着她,那眼神,别提有多惹人怜了。

    一旁的男人看在眼里,脸上虽然神色如常,但嘴边深处的孤光点点以及眼角的一丝狡黠还是让男人原形毕露。

    心里有些得意。

    “不知姑娘……”

    心里一软,冯洛倾还是点点头,“好,我答应你。”

    江晥深吐一口气,如释重负的拍拍胸脯。

    嘴角偷偷一勾,“如此,就多谢姑娘了。”

    江梧走进,将怀中的狐狸交给冯洛倾,女人双手接过,冯洛倾暖暖的体温以及身上散发的淡淡清香传来,男人不觉有些留恋。

    狐狸也感受到女人软香的身子,头朝里面拱了拱,找到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闭上眼睛享受着闭目养神。

    男人将狐狸的动作看在眼里,嘴角微微抽搐,“这只色狐狸。”江梧忽然有点后悔将狐狸交给冯洛倾。

    一切完成,江梧抬手理了理衣服,“我才回来,也该去看看义父了,在下就先告辞了。”

    “嗯。”冯洛倾微微点头。

    远处的小雨师师也是朝男人点点头,只是江梧目光部在冯洛倾身上根本没往他这边巧。

    悻悻的将头转向别处,小雨师师自顾自的缓解自己的尴尬。

    “嗯。”江梧颔首,盯了一眼江晥,翩翩离开。

    “叔叔再见!”江晥高兴的朝着男子的背影挥着手,脸上如释重负的笑意包不住,与刚才畏畏缩缩的样子完是两个极端。

    “小丫头,我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原来你怕你叔叔呀,这下可被我抓到把柄了吧。”小雨师师一脸幸灾乐祸的望着江晥。

    像是说中了心事,女孩脸蛋儿被气得红鼓鼓的,“哼,我才不怕我小叔叔呢!”

    “你?不怕?那你刚才一副要哭的样子是装出来的。”

    “哈哈哈!”小雨师师不停嘲笑着江晥。

    “哼!”江晥挣脱开女人的手,“我怕叔叔,你还不是怕他!”

    “我会怕他,我为什么要怕他?”小雨师师撇嘴。

    “你要是不怕他,为何方才我小叔叔在的时候你什么都不敢说?”

    “我………我那是不想说话!”

    “我才不信,你就是怕他!”

    “我不怕!”小雨师师狡辩。

    “你就是怕!就是怕!”江晥使出排山倒海之气。

    “我不怕!你才怕!”小雨师师亦是不会甘拜下风。

    “我怕!你也怕!”

    ……

    ………

    冯洛倾望着两人又开始了,低头笑笑,无奈的抬手扶着额头,这样无意义的争吵,她们每天都要来上好几遍,她也见怪不怪了。

    yizhaofuayebianhuanghou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