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 > 穿越小说 > 明末江山如画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 到地下去找他吧!
    突兀的声音听得鲁彪心头一震,连忙抬头向着门口看去。

    柴房的门被人推开,阝曰光通过敞开的门照涉进来,将门口的影子镀上一层金光。

    他根本看不清门口之人的样子,但这人的声音却有些熟悉。

    难道是那些护卫兄弟救自己来了,他们竟然躲过了乌图带人的追杀?

    还没等他的话出口,门口的那身影走进了柴房,另一个红色的身影占据了那里。

    这个红色的身影给他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就算没有看清楚脸,他也知道来的是谁。

    “怎么会是你们?”

    鲁彪的话脱口而出,换来了萧如梦的一声冷哼。

    李达仁走到鲁彪面前,盯着他的眼睛道:“之所以来救你们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你是汉人!”

    听到李达仁这句话,鲁彪的心狠狠的跳了一下。

    他没有想到在自己绝望之时,来救他的不是老爷王有财,也不是护卫的那些兄弟,而是他追杀了数天的“敌人”!

    “李……李公子,我们追……追了你好几天,你们怎么会?”

    鲁彪想不明白这个问题,结结巴巴的问道。

    在他想来自己与李达仁一行人已经不死不休,看到他们被擒应该拍手称快才是,怎么可能冒险来救人?

    李达仁上前,用刀割开鲁彪身上的绳索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在女真人控制的地方,咱们还要内斗,死的只能更快。

    只有大家合力才能有一线生机,若是你们不愿意也没有关系,咱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就好!”

    李达仁的话一出口鲁彪愣住了,没想到李达仁竟然要自己与他合力,有这种可能吗?

    他本能的就想拒绝,可内心中却有一个声音告诉他,李达仁说的是对的。

    目光瞄到一旁持剑而立的萧如梦时,反对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想了一会才艰难的从喉咙里说出一个“好”字,但又补充道:“在辽东咱们兄弟可以听你的,算是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但回到登州咱们就各走各的,以后再见面还是你死我活的仇敌!”

    “很好!”

    李达仁微笑道,扔下一把钢刀转身出了柴房。

    “鲁大哥!咱们真要听那个穷酸的?他的手上可是有好几条咱们兄弟的姓命!”

    一名刚脱困手下满脸怒容的说道。

    其他人也是同样的表情,尽管被李达仁所救,但要他们听命行事,本能上就有些抗拒。

    船上死的那些护卫都是他们朝夕相处的兄弟,前几曰还在一起有说有笑,转眼就被人干掉,放在谁的心里都不好受。

    鲁彪瞪了一眼说话之人道:“兄弟们的仇肯定不等就这么算了,但救命之恩不能不报。

    在辽东听从那穷酸又如何?

    等回到登州再找他们报仇也不为迟晚,回到了登州兄弟们还会怕他?”

    ……

    忙碌的赫古达家后院,监工一鞭子抽在动作稍慢的辽民身上,嘴里骂骂咧咧的道:“懒货!快点干活!

    汉狗就是汉狗!一辈子就是干活的命,再不快点打死你老爷也不会有二话!”

    他的火气都发泄在这名辽民身上,冯笠已经走了快一个时辰了,这么长时间都没回来,万一被赫古达老爷知道,他也要跟着倒霉。

    心里已经骂了冯笠无数遍,一个妇人而已,又不是入新婚洞房,用得着这么久嘛!

    “数典忘祖的畜牲!”

    人群中的低声喝骂让监工顿时跳了起来,指着正在干活的人一阵的咆哮。

    “哪个说的?给爷站出来!

    没有人承认是吧!今天的晚饭没了,爷说的!

    你们也配跟爷相提并论,爷已经被老爷抬籍了,是正白旗的人。

    爷的祖宗是老汗王,其他人也配当爷的祖宗?我呸!……”

    他正跳脚骂着,突然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分开面前的人群,几步就冲到了那人的面前。

    “董氏!你这个贱人怎么会在这里?冯笠哪去了?……”

    一连串的问题从他嘴里问出。

    董氏被监工拦住,脸色一阵苍白,身子颤抖竟然不知所措。

    哪知被她护在的男孩却把头探出来道:“我娘不是贱人,我们要去很远的地方,再也不用看到你们这些坏人了!”

    “哄”小孩的话像一颗炸弹,在人群中引起一片哗然。

    谁也没有想到一个十岁的孩子会说出这样的话,难道董氏有门路离开辽东?

    人群中走的面露喜色,有的则是目光游移不定,还有的目光木然,一副莫不关己的样子。

    “离开?”

    监工的眼睛一下子就立了起来,挥舞着手中大叫。

    “你们是老爷的包衣奴才,生生世世都是包衣奴才。不想着老老实实干活,竟然打算逃走?

    今天就是打死你们,老爷还得受到老爷的奖赏!

    ……”

    说着手中的鞭子向董氏母子抽去,一鞭子下去就是一道血痕。

    人群中有人不忍的闭上了眼睛,还有人露出惋惜的神色。

    “啪”的一鞭子抽在董氏怀中孩子的手臂上,孩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孩子的哭声让围观的辽民神色一阵黯然,许多人都把头扭到别处不忍再看。

    “住手!别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

    “就是!就是!打死了人,也少一个人干活不是?”

    “哎!这就是咱们汉人的命,得认啊!”

    “逃跑还被人发现,肯定又要连累大家,被打死了也是活该!”

    ……

    听着周围辽东的声音,监工把眼睛一瞪道:“谁给他们求情?谁敢给他们求情?

    逃奴打死不论!谁在求情就是这贱人的同伙!”

    这句话让议论的声音停了下来,再没有人敢出言劝阻。

    看着被打的身上满是鞭痕的董氏,监工厉声喝问道:“说!你们要逃到哪去?还有没有人是你的同伙?

    冯笠那家伙是不是你们同伙?再不从实招来休怪我手下无情!”

    他兴奋的浑身发抖,冯笠仗着第一个投靠赫古达,最受赫古达的信任。

    这次就是一个扳倒冯笠的机会,到时候自己就是老爷最信任的人。

    董氏直到监工的鞭子停下,才查看儿子身上的鞭痕。

    看到孩子手臂上的那条血痕时,她的眼睛瞬间变成了红色。

    “想知道冯笠的下落,到地下去找他吧!”

    董氏攥着手中的簪子,一下子扑到监工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