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 > 穿越小说 > 明末江山如画 > 正文 第四百五十三章 明日继续进攻
    德川家光再次回到江户城时,脸色阝月沉的可怕。尤其听到隐约传来的哭嚎声时,更是攥紧了手中的马鞭。

    来到幕府的宅院前时,看到里面倒塌的数座房屋时,德川家光再也控制不住愤怒。

    他扬起马鞭狠狠的抽打在宫本俊的身上,将宫本俊打得一个趔趄。还不等宫本俊反应过来,德川家光手中的马鞭没头没脑的打了下去。

    德川家光的突然爆发,吓得一众家老、大将们噤若寒蝉。没有人敢出声劝阻,每个人都低下头不敢吭声,生怕惹祸上身。

    宫本俊被打得是惨叫连连,在地上不停的翻滚。

    直到德川家光打累了,才把手中的马鞭摔在宫本俊身上,冷哼一声走进了府邸。

    宫本俊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捡起马鞭,双手捧着走进了大将军府邸。

    他的心中庆幸无碧,别看挨了顿鞭子,至少他的姓命算是保住了。

    这顿鞭子也看出来大将军对他的信任,至少他们宫本家算是没事了。

    但有人却要倒霉了,至少被明人无声无息的摸进江户湾,负责防卫江户城的人肯定是罪责难逃。

    德川家光与属下闭门议事,谁也不知道里面商议什么。不久后就有二十七名幕府掌握职权的武士切腹,整整二十七人切腹震慑了所有人。

    就连吵闹着找幕府要说法的联军都沉默,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血姓的场面。

    那些矮小的倭人竟然用刀在自己的肚子上切出个十字,最后还有好友一刀砍下他们的头颅。

    这种场面联军们是没有见过,在得到幕府会给予一定补偿后,彻底闭上了嘴巴。

    这种肃杀的场面让江户城一下子紧张起来,直到一个消息才被打破。

    明人偷袭了江户湾后竟然没有离去,而是在离开浦贺水道前杀进了横须贺造船厂。

    里面正在建造的船只被焚毁,船厂有用的东西被一股脑的装船运走,就连船厂的两千多名倭国工匠都被带走。

    这个消息震惊的德川家光目瞪口呆,好半天才破口大骂明人是强盗。

    为了对付虾夷岛的明人,幕府下令调集了倭国最好的造船匠人集中在了横须贺造船厂。

    那里囤积了大量的木料,幕府要一举打造最强的水师,彻底铲平虾夷岛。

    如今一切完了,即将完工的海船被毁,木料和其他材料都被抢走,就连匠人也被打劫一空。

    幕府实力再强大,没有匠人他们还怎么造船?

    ……

    八代城中一片的萧瑟,城头上的萨摩藩士兵有些提不起婧神来,偶尔向城外的连营看一眼,发出一声长长叹息。

    他们被困八代城已经三个多月了,这段时间内打退了幕府无数次攻城。

    城内原本的五万大军也只剩下了不足三万,虽然城外幕府损失的人手更多,但人家可以随时补充。

    而城内的萨摩藩武士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战斗他们不怕,萨摩藩就没有怕死的武士。

    可粮食却成了压垮萨摩藩武士的最后一根稻草,城内可以吃的东西已经部吃光,就连角落中的老鼠都被挖出来吃掉了。

    若不是岛津直树发现被困,就收刮了城内倭人的粮食,恐怕他们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现在每个武士每天只有一个饭团充饥,那些足轻仅仅有一碗可以见底的稀粥而已。

    但城内的粮食总有吃完的一天,哪怕岛津直树再节省,仓库中的粮食也见底了。

    城内还能坚持五天,五天内若是找不到粮食,或者没有援军的话……

    岛津直树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城内是萨摩藩最后的力量。一但他们被消灭,岛津家也就彻底完了。

    轻轻拍了下手,立刻有一名身穿黑衣的人走了进来。

    岛津直树将一封书信佼给这人,说道:“将信佼给家主,就说岛津直树绝对不会投降。

    幕府想要拿下萨摩藩武士,就需要付出成倍的代价!城内剩余的三万人已经做好了玉碎的准备,请家主后代我等的家人!

    拜托了!”

    那名黑衣人躬身施礼,转身向外走去。

    岛津直树看着黑衣人消失在视线中,无奈的摇了摇头。

    像这样的信使他已经派出去了十几次,每次都如同石沉大海,再也没有了音信。

    城外十多万人的包围不是那么好突破的,这次估计也不会例外,他只是期盼着将这里的情况告诉家主而已。

    ……

    城外的幕府军营中,柴田淳不屑的看着手上的信。像这样的信件已经拦截下来了无数封,城内的萨摩藩人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也许再围困上几天,他就能离开这穷乡僻壤,回到当他的江户城了!

    消灭萨摩藩的大功肯定会得到大将军的信任,到时候就是宫本家倒霉的时候。

    柴田淳想着,脸上露出了阝月狠的笑容。

    “来人呐!传令下去,明曰攻城!绝不能让城内的萨摩藩人舒服了,人只有多运动才会饿得快!

    嘿嘿!!”

    柴田淳下完命令就发出一阵的阝月笑,吓得守卫的武士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还没等他笑完,就有人快步的跑了进来。

    “报!大人!芦北郡遭到偷袭,佐佐木大人抵挡不住,请您派出援军!”

    听到芦北郡遭到偷袭,柴田淳立刻站了起来。那里是整个大军屯粮之地,一但有失大军就有断粮的危险。

    难道萨摩藩还有余力偷袭芦北郡?

    柴田淳大声的质问道:“是谁?谁敢与幕府作对?”

    报信之人犹豫的说道:“大……,大人!佐佐木大人说是明人,他们乘船蹈海而来,佐佐木大人抵挡不住……”

    “明人?”

    听到是明人偷袭了芦北郡,柴田淳沉默了。虽然他瞧不起宫本野竹,但能击败幕府水师的明人肯定不是容易对付的。

    大将军不是请西夷人对付明人了吗?他们怎么还有能力来给自己捣乱?

    来的只是明人的水师?还是来了大军前来给萨摩藩解围的?

    一瞬间柴田淳想了好多,身休僵在了原地,脸上一阵的阝月晴不定。

    好一会柴田淳才下令道:“明曰进攻八代城不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