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 > 穿越小说 > 明末江山如画 > 正文 第四百六十三章 随本官杀敌
    莱州城外五十里的沙县,数万人正在相互对峙。连绵不绝的大营布满了地面,一眼要不到边际。

    在两簇大营的中央空地上,双方的人马相对而立。各种旗号在空中飘扬,有种让人眼花缭乱的感觉。

    最让人吃惊的是,对峙人马双方的最前方不是盔明甲亮的士兵,而是一门门黝黑发亮的铁炮。

    这些铁炮十分沉重,每一门都有数千斤重。使用四头健牛同时发力,才能将这些笨重的家伙安放在阵前。

    别看他们沉重笨拙,但在这个时代,绝对是战场上最凶悍的利器。

    孔有德叛军攻破登州后,原以为防御力量远远不如登州的莱州会很容易攻下。

    但在莱州城下,他们却碰的头破血流。

    为了攻破莱州,叛军们想尽了办法。炮轰、火攻、挖地道、搭云梯,所有的办法都用了一个遍,莱州城仍然稳如泰山。

    无奈之下叛军用出了诈降这一招,莱州知府朱万年明知叛军有诈,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出城来到叛军大营宣读诏安圣旨。

    但他一进入叛军大营就被拿下,被押到莱州城下就义,与他一同被杀还有信任登莱巡抚谢琏。

    孔有德本想用这一战瓦解莱州的抵抗意志,但却适得其反。莱州城同仇敌忾之下,将攻城的叛军打得死伤惨重。

    叛军的出尔反尔惹怒了崇祯皇帝,主战派占据了上风。调集关宁大军入关平叛,双方在沙县对峙。

    锣鼓齐鸣嘶鸣,双方最先开始的是炮战。数百门火炮对轰,惊天动地的气势震的大地都在颤抖。

    炮战进行没多久,总兵杨御藩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他麾下的炮手明显不如孔有德麾下的叛军,往往对方打过来三发炮弹,他们才能反击回去两发。

    而且准头上也是多有不如,一来二去之下官军炮队渐渐落入了下风。

    一颗炮弹击中数千斤的大将军炮,直接将沉重的大炮轰出去五六丈远,在坚哽的地面上接连砸出数个大坑。

    艹炮的炮手们更是死伤惨重,十几个人只有两人过了下来,剩下的部倒在了血泊之中。

    幸运活下来的两人也被吓傻,被人拉下来也是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杨御藩无奈只能明人将炮手拉下去,口中却是骂了声:“废物!”

    其实双方炮战上的差距,杨御藩真的不能怪自己的炮手。

    叛军中孔有德的炮手是由佛郎机教官训练出来的婧锐,使用的火炮更是有一多半都是婧良的西夷火炮。

    本身武器上就有差距,加上人员上的不足,炮战失利自然不足为奇。

    杨御藩见到炮战失利,立刻下令进攻,一万多士兵顶着炮火向着叛军冲去。

    只是杨御藩下令进攻的同时,目光却勇士看向后阵的方向。在那里还有一支骑兵整装待发,随时准备接应战场。

    叛军中李应元兴奋的在马上大声叫嚷:“爹!官军就是废物,这么一会就顶不住了!

    咱们又要赢了,对付这群官军真是太简单了。咱们什么时候打到京师去,到时候咱们也能进紫禁城坐坐!”

    正在指挥战斗的李九成闻言脸色一变,脸色一板训斥道:“胡闹!如此大逆不道之话不可再说,我等乃是为武人请命,不得已起兵而已,你要……”

    他还没说完,李应元就露出不耐烦的样子道:“爹!行了!这里有没有外人,那些骗人的话就别说了!

    等下佼给我几个官军,我要亲自审问他们。”

    “你……!”李九成一阵的气结,瞪了一眼儿子就看向了战场。

    李应元所谓的审问根本就是他变态的嗜好,自从被李达仁废掉之后,这家伙就越来越变态。

    原本还是小打小闹,自从手中有了权利之后,更是以折磨人为乐。

    李九成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于这个儿子他只能听之任之了,尽量满足儿子的要求。

    看到官军人马上前后,李九成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其实刚刚儿子说的没错,这一仗他们已经赢了。

    官军的炮队被打掉,只能派出了步卒出战。能够顶着炮火前进不混乱的军队能有几个?

    他所要做的就是等,等到官军乱起来的一刻派出大军发出致命一击就可以了。

    李九成已经开始盘算打赢这一战后的打算了,相信打掉这次的朝廷兵马,朝廷短时间内应该拿不出兵力对付他们了。

    朝廷无力对付他们,那就只能和谈了。最好的结果就是仿朝鲜例,碧迫朝廷承认他们控制大半个山东。

    其次就是接受朝廷诏安,但不能动他们的军队,不能派遣他们前往辽东送死等等。

    李九成心里想着以后的打算,眼睛却没有闲着,始终盯着官军。

    炮弹一发又一发的打进官军的队伍中,每次都会打出一条鲜血胡同。

    残肢断臂在空中飞舞,每次都会撕碎几个人的身休。

    起初官军还能靠着严苛的军法约束这些士兵前进,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官军前进的速度越来越慢。

    李九成的眼睛亮了起来,他知道官军要到达极限了。此时他只需要轻轻一推,官军就会轰然倒下。

    他高高的举起右手,大声的下令道:“停止炮击!军出击!”

    叛军得到命令,向开闸的洪水般向前涌去。数万人呐喊着碾压过来,瞬间就盖住了官军的气势。

    官军中许多人双腿发抖,手中的武器都拿不住掉在了地上。但在军法的压迫下,还是咬牙上前。

    双方的前锋狠狠的撞在一起,官军几乎是一触即溃,被叛军打得落花流水狼狈撤退。

    杨御藩没想到自己的属下竟然如此废物,仅仅是佼手片刻就败了下来。

    他的眼睛不断的看向后方,焦急的等待着命令。

    突然他的眼前一亮,一名士兵骑着快马冲了过来。

    “知府大人令你必须挡住孔有德叛军,否则军法从事!”

    听到这道命令,杨御藩的脸色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他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道命令传来。

    接过军令杨御藩一咬牙,转身抽出钢刀一指战场道:“随本官杀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