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 > 女生频道 > 史上最强手机地图 > 正文 第1303章 处理
    这话一出,许广汉心中也是松了口气,虽然这些风月场所没有一个是干净的,但万一人家比较小心谨慎,将表面上的东西藏起来,只是将一些小问题展现出来,到时候那就比较尴尬了,当然王做主的话,再小的问题也是能引爆的。

    当然这样比较丢人,而且会让王看不起他,关键是这样恐怕就不算立功示好了,那到时候自家女儿的问题就比较难处理了。

    好在一切都那么的顺利,这个繁花楼竟然都不怎么遮掩,贩卖良人这一条就足以让繁花楼倒霉,况且还有人证,这就是再有天大的后台也没有用了,况且还有王参与在里面。

    至于十万两银票要是以前他们还能捞点油水,大头自然是轮不到他们的,自有上面的人分赃,但现在他可不敢有任何贪墨的心思,直接将银票递给了钱如怀道:“大人,这些银票还请您做主看看怎么处理。”

    不需要钱如怀动手,林一直接就拿了过来,这种事自然不需要来做,十万两对于钱如怀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九牛一毛,拿不拿都无所谓,不过既然许广汉孝敬了,也就坦然收下。

    之后钱如怀开口道:“好了,事情你们处理,记住不许将我的身份泄露给你女儿,我走了。”

    说完后带着林一等人转身离开,当然日黎曼也紧紧的跟在了身后,此刻的她已经没有退路,跟着才有可能找到自己的哥哥,同时不会在这大汉帝国被抓起来。

    走出房间的时候,发现繁花楼此刻已经乱哄哄的一片,衙役们虽然没有多少人,但是却已经足够控制这里的人,歌姬们都在大堂里被接受问询,其他闲杂人员直接都被抓了起来。

    许平君此刻一脸不爽在旁边走神,看到钱如怀出来之后,立马恨恨的拦住了去路道:“哼,你不要得意,迟早我会抓住你。”

    这一次本来是能够抓住,让她出一口气,结果谁知道自己老爹怎么就给跑来了,还将她骂了一顿,更是将繁花楼给查出了大毛病,这样的话自然就没有问题了,她就抓不到把柄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她也就只能嘴上不服气的跟来几句威胁的话。

    自然清楚这一点,而且许平君总归会成为他的女人,自然不会跟她计较这些,开口道:“好,我等你,看你到时候怎么抓到我。”

    “走着瞧,你不要太得意。”许平君气的咬牙切齿。

    “我就得意了,你能将我怎么样?”钱如怀挑衅道。

    连说了两句不要太得意,足以说明许平君此刻的心情是多么的气,而则继续给她火上浇油,只有这样,许平君才会把心思放在怎么抓捕的身上,而这样的情况下必然会对钱如怀有深入的了解,才能抓到把柄,可这样也就让许平君深入的了解的魅力,到时候自然逃不出的手掌心。

    “你……”许平君气的恨不得现在就上去咬一口。

    只是她的话才刚出口,就被许广汉喝斥道:“许平君,胡闹,这位大人并没有任何问题,有问题的是繁花楼,快快让路。”

    许平君气的跺脚,但无可奈何还是给钱如怀让开了路,正如她老爹说的那样,现在她根本没有任何的理由去拦住。

    直接经过许平君的身边而去,当然在经过她的时候,还给了她一个挑衅的眼神,许平君最可爱的地方是什么?就是那股子不服输的劲,平时虽然看起来有点刁蛮任性,但是你深入的了解之后会发现这种刁蛮之下的可爱,以及她对命运的不屈服。

    繁花楼的事情自然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处理完的,许广汉带着许平君忙前忙后终于在天黑前将这里的事情全部处理妥当了,当然这只是说审问老板娘以及各种证据都已经到手且确凿,毕竟许广汉这次来这里处理这个事情是有些无奈的选择,正因为此,他才必须办的更完整,找不出漏洞才行。

    当然这只是第一步,接下来他还需要回去跟衙门上官交差说明此事,这边问题也不大,只需要抬出林王就足以,只是这个度得把握好,让上官知道,但却又不能明说,不然到时候上官直接对外宣称是王下的命令什么的,那就不好了。

    所以就得委婉的透露一些,让上官能够明白其意思,但又不是明说出来的,这个问题不大,作为老油条,许广汉这方面能力还是有的。

    那么就只剩下最后一个大的问题,那就是来自于繁花楼背后的势力发飙的问题,这个问题对于他来说是最棘手的,对方肯定不知道王参与其中,所以会直接来找他的麻烦,那么如何巧妙的抗住对方的压力,同时让对方知道这一切都是王参与其中就是一门高深的手段了。

    既不能一开始就直接将王摆出来,这样会让王看不起他,觉得他是没有能力的人,那么自己付出那么多就白费了,而且很可能会让王感到不爽,从而继续为难他的女儿。

    其次也会让繁花楼背后的人拿来做文章,他们不敢为难王,但是自己可就很可能成了替罪羊被那些繁花楼背后的势力拿来出气。

    因此他必须先抗住对方的一波压力,然后营造出实在扛不住才抬出王的景象,那样他不仅可以获得王的好感,同时也会让繁花楼背后的势力不敢小觑,将他当做王的重要走狗,才能保住他的命。

    这边许广汉竭尽全力的去想办法周旋,而许平君却是正在生闷气,当时候她有些地方一下子反应不过来,但是回来之后她发现很多地方是有问题的,于是就来找父亲询问,当然用质问来形容其实更合适。

    “父亲,你为什么要帮着那个人,你到底收了他什么好处?”许平君直接开口问道。

    听到这话的许广汉很想告诉女儿,不是我收了人家什么好处,而是你惹了不该惹的人,如果你老爹不这么做,你的小命可能就完蛋了,真是不知可怕是什么东西啊。

    当然这些话只能在心里说说,因为钱如怀已经交代过不让他向许平君泄露身份,所以这时候他只能开口道:“我怎么可能收了人家的好处呢?之前我都没见过他,只是这一次繁花楼确实有很大的问题。”

    “老爹,你都不跟我说实话吗?你一向躲在地牢里不问世事,这一次为什么却忽然跑去管繁花楼的事情?”

    许平君一脸不相信的反驳道,她很清楚自己老爹的性子,自从几年前成为了牢头,她老爹便过起了几乎等于隐退的生活,每日在牢里有人孝敬,喝喝酒,吹吹牛,只要不是大事基本上都懒得过问,一般只有她闯出了什么祸她老爹才会出手帮她处理一下。

    所以这一次老爹的行为让她有些想不明白,亲自跑出来,还那么热心的处理,这种情况只发生在一种情况下,那就是当她遇到麻烦或者危险的时候才会亲自跑出来,可是她这一次并没有遇到任何的危险和麻烦啊,反而是她抓到了一个大坏蛋,当然事后证明繁花楼才是真正的大坏蛋,但那个钱如怀也不是什么好人。

    但不管怎么说,这一次老爹的异常让她有些想不明白,所以才觉得自己老爹收了什么好处,不然根本讲不通啊。

    自己女儿这话一出,许广汉便明白自己的女儿起了疑心,这时候他脑子急速转动了起来,沉吟了一下才开口道:“好吧,既然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也就不瞒你了,好处肯定是有的,不然你爹我也不会大远远的跑去。”

    这话一出,许平君果然露出了一副了然的神情,这便是许广汉的智慧,这时候要是反驳女儿的话,不仅漏洞很多,同时也会让女儿不相信他说的,所以顺着她的意思走,那么事情就事半功倍。

    许广汉确定了这一点后,接下来的话便更有底气了,接着道:“你也知道你爹我在牢头的位置上好几年了,虽然过的很悠闲,但总归要去争取一个更好的位置,而这一次就是个机会,我得到了上面的消息,有大人物要办繁花楼,而且让我去做,我怎么能拒绝,其实繁花楼我已经调查了好几日了,不然怎么那么肯定那里面有问题,还现场搜出了那么多的证据。”

    “你也看到了那个金发女人,那可是异域人,我挑在今日动手,就是要抓贼抓脏,让繁花楼翻不了身。”

    听完老爹的话,许平君不由的又皱起了眉头,开口道:“不对啊,你这动机是有了,可是你为什么当时候要喝斥我?再说了,我当时候针对的那个人,看起来也不是好人,当场抓了他说不定还能审问出点其他的东西,他可是能够跟那个金发女人沟通的人,肯定有大问题。”

    许广汉不由的心里骂起脏话来,自己这个女儿平时对于这些阴谋诡计的东西从来不感兴趣,今日怎么这么精通,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不过嘴上还是解释道:“说起这个我还没来得急跟你算账,我那么明显的给你做暗示,你怎么理都不理,别告诉我你看不懂,我们父女这么多年了,你应该知道我的每一个习惯。”

    “为什么当时候喝斥你,让你离开,还不是因为怕你坏事,你以为繁花楼是那么简单的,能够存在这么多年,那自然是背后有人撑腰的,这一次其实就是上面在斗法,人家用我当马前卒,成功了给我奖励,明白了吧。”

    “至于那个突然冒出来的人,你看那人的气质,像是一般人吗?而且恰好正好出现在那里,还能跟金发女沟通,懂异域话,这样的人物能够是简单的人吗?我这不是怕你不小心招惹到了大人物,才让你不要乱来,万一因此破坏了我这一次的事情,那可就得不偿失了,弄不好你老爹的性命不保。”

    该解释的都解释得通了,许广汉松了口气,当然不仅仅是这个,最后关于王的东西,他也稍微提醒了一下自己的女儿,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忌惮钱如怀,不敢透露钱如怀的身份,但该提醒自己女儿的得提醒,尽量让她忌惮王,日后也就避免了一些麻烦。

    对于老爹的解释,许平君基本上接受,因为跟她想的差不多,不然完全解释不通自己老爹的行为,至于对她的提醒,她听进去了,但还是忍不住的气,她总要将对方的真实身份挖出来,最好能够抓到把柄,好好出气一下。

    “知道了老爹,我知道你还有事情忙,你去忙吧,不用管我,这一次务必要小心,也许这还不算完。”

    许平君也提醒自己的老爹道。

    “恩,这才像一个女儿说的话,好了,我再去好好处理一下这个事情,你记得我说的话,这几日安稳几日,省得出什么乱子。”许广汉说完便离去了,他确实还有事情要去处理。

    看到自家老爹离开,许平君并没有急着离去,而是分析了一下自己现在的情况,想要调查那个人的身份,看来其他衙役和老爹这边是指望不上了,不然又会被老爹说教,那么就只能自己去调查,这比较困难,但总会调查出来个结果的。

    做好了简单的计划,许平君便出门了。

    而另外一边的钱如怀自然是不在乎繁花楼的事情的,那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小插曲,要不是许平君去了,他直接就将繁花楼直接砸平了。

    后来许广汉的处理手段也算老辣,毕竟是当差多年的老人了,他也就不再管了,现在的他正带着日黎曼回前往城外自己带来的手下的驻地,在那里有他带来的全部奴隶,也就是说日黎曼的哥哥也在里面。

    这些奴隶他带来大汉的目的并非为了贩卖,他不缺钱,真正的目的是建造一座跟罗马一样的斗兽场,这是十分有好处的,是不错的,反正那些奴隶大多数都是强盗马匪什么的,不是好人,也算是当做废物利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