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再升亿级 > 正文 33 怪异大战,确认
    “动作蛮利索的嘛。”须乡玩味地看着前原圭一。

    他站在走廊中部的教室门前,斜倚着教室门旁的墙壁,左腿绷得笔直,右小腿呈一个钝角搭在左小腿上,脚尖点地,左手则放松地插在裤兜里,右手握着刚刚挂断的手机,自然地垂在身侧。

    “你的怪异,是那个躲在楼道拐角处的幽灵吧,真的好弱呦完比不上我的死锢藤曼。”教室门内伸出数十根足有胳膊粗细的翠绿藤曼,亲昵地缠绕在须乡的右臂上,如蛇一般地蠕动起来。

    易升瞧了眼他的藤曼,疑惑道“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和你同班的须乡伸之。你居然不认识我?咱们可是死党~”须乡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期待他听到评价降低的提示后会露出怎样的惊愕和不信。

    连班里同学的身份都不去调查,活该掉评价!

    然而易升的反应速度可一点不慢,他张嘴便吼“wdnd!你这狗王八蛋已经不是人了!”

    “拆人姻缘不说,竟敢侮辱我的小可爱,你是要遭天打五雷普的!”

    “居然还有脸说什么死党我看错你、看错你了啊!”

    易升一脸痛恨,还透着点小伤心。

    须乡大吃一惊。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人一上来就骂自己!

    “你”须乡气得直发抖。

    “你什么你!你是我弟弟,我是你哥哥!”易升边喊边往起撸袖。

    “我”须乡气得直哆嗦。

    “我什么我!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孤儿!”易升撸起袖来两臂扩胸双拳攥紧双肩前移,身体重心前移,跟个跟去找汤姆麻烦的斯派克似的这么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了过去。

    气势上弱了不止三分的须乡,然没有此前的轻松惬意,而是一脸紧张地看着他。

    后退四五步,见他似乎铁了心地要来锤自己,须乡立即声嘶力竭地高喊起来“死锢藤曼,勒死他!勒死他!”

    “想杀我,你可以试一试。”易升畅快地大笑着,毫不畏惧地用双臂抱住疾射而来的藤曼,千点以上的血能之力悍然发动,奋力一拽、再是一甩,便拽着怪异的主体撞碎墙壁从教室里给它活活拖了出来!

    那是两具拥抱在一起,皮肤似枯木,躯干如树根般纠缠穿插缠绕在一起的尸骸,依稀可以从尚未完变为树木的脸庞上,分辨出是一男一女。

    翠绿的粗壮藤曼是由女孩的头发转变而来的。

    “校园七不可思议之一,苦情藤,一对恋人死后形成的。”小内小心地从楼道拐角处探出头来,解说道。

    “哦?有多苦?”易升问,放开抱住的藤曼,一步步向一脸震惊的须乡走去。

    “关照过我的那个凶灵告诉我,男方怀疑女方出轨变心,就用校服活活勒死了女方。”小内说。

    “那为什么会叫苦情藤?”易升嘴里说着,来到了须乡跟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男方害怕事情败露,畏罪自杀,警方事后调查的时候给出了解释,但人们更相信他是为了殉情才自杀的。”小内说。

    “原来如此。”易升回了小内一句,俯身揪住须乡的衣领,单臂将他拎起,举过自己的脑袋“别把我看扁了啊,死党。”

    “我要去救羽川老师,你知道她在哪吗?”

    须乡不答。

    怪异并未脱离控制,他在寻找反杀的机会。

    玩家不大可能会这么执着地追求一个玩家扮演的npc。

    看来,前原圭一就是那两个拥有怪异之力,但并非玩家扮演的npc之一。

    而其怪异之力,就是这强到离谱的力量。

    看走眼了啊那个小幽灵估计是把力量分给了前原圭一,才导致它看起来那么弱。

    “喂喂,你是不是想死啊。”易升见他不说话,登时怒目圆睁。

    “哼有种就杀了我,让她死在你一辈子都找不到的地方!否则就把态度给我放好点!区区一个”须乡没有说出“npc”三个字,但那轻蔑的态度已然十分明显。

    “嚯,这么硬气。”易升一脚踩住地上试图缠绕而来的藤曼,怒火像是从未出现过似的蒸发消失,一脸笑容地对他说“我会打断你的四肢,用木板固定你的脑袋,让你去马桶里吃屎。呛死后,我会告诉所有人,你是吃屎噎死的,这样一来,你的尸体就会诞生一个食屎鬼,永远永远寻觅着马桶的存在徘徊在恶臭的饱腹中死后也被人讥笑、嘲讽。”

    听完,须乡脸上的轻蔑变为了害怕。

    “这吊npc居然敢威胁我!偏偏我还怕了!”

    死不要紧,死的丢脸才要紧!

    但凡精神正常的人,都没法坦然面对如此之惨的死法。

    “好好好!我告诉你她在哪!别说那么吓人的话,咱们不是死党吗?有话好好说嘛!”须乡果断认怂。

    好汉不吃眼前亏!

    “早点认怂我会这么难为你吗?死党。”易升放下须乡,笑呵呵地揉起他的脸。

    须乡勉强露出笑容,口齿不清地道“是是啊,你说得对。”

    “那个苦情藤”易升说。

    “给你、给你!”须乡连忙从左裤兜掏出一串锈迹斑斑的金属吊坠,递给易升,“带着这个定情信物就能让苦情藤听你的话。”

    易升接过,瞧了眼地上的苦情藤,心里想“扭个腰看看。”

    苦情藤“”

    它明显地停顿了一下,然后才别扭地扭了起来。

    确认确实有用,易升便将吊坠抛给身后不远处的小内,“你用,我用不着。”

    “嗯。”小内乖巧地应道,接过吊坠,小心地挂在胸前,然后塞进衣服里。

    阴冷的触感,刺激的它浑身一颤。

    “话说回来。”易升搂着须乡向楼下走去,“你为什么叫苦情藤‘死锢藤曼’,是你自己起的吗?”

    “啊,是啊。”须乡有些不自在地说,脸别了过去。

    “你也太中二了吧!”易升笑着说。

    须乡点头赔笑。

    路上,易升想起了羽川翼和麦蒂两人。

    加上自己、须乡、与须乡通话的人,正好是五名玩家。

    那么,剩下的两人,会在哪?

    会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