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因为怂所以把san值点满了 > 正文 第49章 人格分析
    虽然这些人部都是司幼序从阳城里边挑选出来的,可叶听白总感觉他在防备着谁,而且这次的内乱的确蹊跷,但司幼序似乎也没有追究的意思。

    叶听白回家之后倒头就睡,副人格这次也出奇的没有出来作乱,就那么躺在床上安静睡到了第二天下午,没有任何人打扰他。

    等叶听白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司幼序的短信,说要出差一天,让他老实在家呆着尽量别出去,这倒也合了他的心意。

    江都城

    世界的核心,三大机构、心理评估局和世界政府的总部都在这里,这里普通平民连进入的资格都没有。

    心理评估局总部

    司幼序只身一人穿过了数道检查门。。轻车熟路的来到一间办公室门前,也没敲门便直接推开了门。

    面前是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中年女性,但能看出来保养的很好,头发是淡金色,今天的妆容很精致,显然是精心打扮过的。

    “司大人登门拜访,真是有失远迎啊。”

    司幼序看了她一眼,当没听到,拉开女人面前椅子就坐了下来。

    “毕竟你也是大忙人啊,分析完了吗?”

    温梦,心理评估局,人格分析处主任,人格分析是一件很重要的工作,一旦某些极端人格被培养成了断罪师,破坏性可能比污染物还大。

    温梦俯下身子,故意露出一些东西。 。把头伸到了司幼序面前。

    “难道我们之间就只有公事吗?”

    司幼序用手按在了温梦的头上,硬生生把她给按了回去,但却没有任何不悦。

    “先说正事,晚上请你吃饭。”

    温梦白了一眼司幼序:“这还差不多!”

    随后她走到床边拉下了窗帘,房间一下就昏暗了下来。

    “你给我说的那个人,他从小到大的记录我都看了,包括你们在暗处布置的摄像头录下来的,还有他的手机,电脑内的资料我也都搜集到了。

    我没有发现你所担心的那种情况,他就是一个很怂的人,他没有什么伪装,除非这个人从出生婴孩时期就开始伪装。”

    司幼序:“可我昨天看到跟这些都完不同。”

    “关于这个。懒惰的皮皮秀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我认真分析了你们的每一句对话,我觉得那个时候他应该不是正常状态,按照你提供给我的完整记录,我发现他所有的布局谋划都是通过你。

    但有很多事情,他不需要你,自己也是可以完成的。

    这是一种潜意识寻求你同意的表现,这种情况和他对你表现出的敌意不相符,这说明他当时极度不安,需要更强大同类的庇护。”

    司幼序叹了口气:“我听不懂,你能给我说简单点吗?”

    女人似乎早有准备,打开办公室的门从外边抱进来了一只小黄狗,又拿进来了一只个头大一些黑狗木偶。

    “我就知道你听不懂,你看清楚了。”…,

    女人把小黄狗放到地上,用自己的高跟鞋狠狠的踢了上去,小黄狗惨叫一声,对着温梦不停的狂吠,但身体却在不停的后退。

    “看到这只狗的状态了吗,它现在各方面能力都有提升,不是简单的亢奋那么简单,这叫做应激,简单来说它现在的血压、心率、体温、肌肉紧张度、代谢水平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这种状态下这条狗会急剧攻击性。”

    温梦蹲下身体,拿出了一根火腿肠慢慢靠近它。

    “狗狗乖,我不打你呦。”

    虽然温梦已经足够温柔,但那个小黄狗还是朝着温梦狠狠咬了过去,还好咬在了衣服上,没有咬穿,随后那只小黄狗竟溜到了那个大个黑狗雕像旁。

    “看懂了吧。。这种攻击性并不是它常态存在的,但在应激状态下,它会有和性格截然不同的反应。

    而且我分析了这个人从小学到大学毕业所有的记录,以及评价,我发现了一件事,他的成绩一直保持在中游,不上不下,一个不会引人注意的位置。”

    司幼序疑惑的问了一句:“成绩中游很奇怪吗,又不是每个人都跟你一样是学霸。”

    “的确不奇怪,但奇怪的是,他的中游不受环境的影响,比如小学升初中,他所在的小学是一间民办学校生源极差,在这所小学中他处于中游,那意味着他的成绩很差,但到了中学他依然以排在中游。 。不同的对比群体,却有相同的结果,这意味他的学习成绩有了极大的提升。

    而这个现象一直持续到了大学,最后我得出的结论是,他的中游是自己控制的结果,他可以控制自己的分数,甚至知道整体学生的水平,他知道每次考试自己该考多少分,才会是中游,这比顶尖学霸要可怕很多。

    最有利的证据就是,那年他们那所大学唯一一个下等民晋升资格,被他以校第一的成绩拿到手了,一匹黑马。”

    司幼序沉吟了一下,打断了温梦的话。

    “你的意思是,他这些年一直在故意伪装?”

    “没错。懒惰的皮皮秀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但这个伪装并非你担心的那个伪装,他想要的就是中庸,就是不被人注意,我注意他昨天说的一句话,这些年我就是想活,谁不让我我就让谁死。

    这句话他没说谎,他真的有那个能力,只能说你们那边下等民的生存环境可能有些恶劣,他才这么的...怂。”

    紧接着温梦又给司幼序播放了一段,那是叶听白被几人打了一顿,并威胁的不允许接近女上司的。

    “看懂了吗,被人威胁,不允许接近某个女人,结果他真的就不接近了,很不可思议对吧,这种人我也是生平仅见。

    不论这个女人他喜不喜欢,随便一个普通男人这个时候都该有点血性,带着女上司私奔,要么匹夫一怒,但你看他,被人打了之后,他干了什么。…,

    他买了两瓶可乐,看了一晚上动漫,可以外一模一样,完没有生气的样子,他的情绪控制做的非常完美,说实话我对这个人很有兴趣。

    啥时候带他来跟我聊聊?”

    司幼序不停的点头,似乎越来越明白了。

    “我大概懂你的意思了,一旦触碰到某个点,他就会进入到那种状态,但正常情况下不会发生。”

    温梦一拍手。

    “没错,按你所说,他有一个副人格,那必然会有失去身体控制权的担心,而副人格违反了他的意志,他觉得自己的存在有了危险,所以才会进入到那种状态。

    我最终的结论,让他进入应激那个点,就是他的命,所以他从没骗过你,他就是想活,就是怂而已。”

    司幼序的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笑容。

    “这样我就放心了,怂但是有能力,可比没能力瞎叫唤的强多了。”

    温梦:“为了你,我可是一整晚都没睡,带着十几个人加班,逐条信息分析,这个人你必须带来给我见见。”

    司幼序没有拒绝:“会有机会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