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家个个是霸总 > 正文 第468章 疼入骨髓的爱
    第468章疼入骨髓的爱

    厉泽白醒来的时候,周围的环境很熟悉……一片白。

    没错他又进医院了……

    二十毫升的血,进到他嘴里的大约十几毫升。

    刚吞进去的那两分钟,一切都很正常没有任何反应,可是就在他失望不会有反应的时候,脑子里突然传来一阵前所未有的极度眩晕的感觉!

    然后他就直接倒了!

    再后来……他做了一个漫长的梦。

    梦里,画面从头到尾都是一间漆黑的小屋,就像古装电视剧里面的密室,漆黑又阴冷。

    一个大胡子不修边幅的男人,穿着一身带血的铠甲仿佛刚从战场上下来,坐在一张太师椅上,面对着墙上的一幅画,一壶又一壶地灌酒。

    而密室里,唯一的光线都集中在了那幅画上。

    画里是一个女人,穿着一身火红色的戎装骑着枣红马,回首抬头对着某个方向嫣然一笑。

    英姿飒爽,倾城又倾国。

    火烛在燃烧,照得那幅画明明暗暗地变化着,仿佛画里的女子每时每刻都在鲜活地动着。

    而对面那个不修边幅一身铁甲的男人,除了一瞬不瞬地盯着画像灌酒,从头至尾一言不发。

    任身上数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随着烈酒入喉血越流越凶。

    直到梦境结束厉泽白人醒过来,那个梦里的男人神态依旧清晰地印在脑海里。

    生,不如死。

    可他不能死。

    所以选择在死的边缘短暂地放纵。

    厉泽白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眼前几乎都是那双求死不得只能强迫自己苟活下去的眼睛,不用猜他也知道,梦里那个人……是镇南王!

    未濯缨的血起作用了。

    可厉泽白的心情却一点也没有因此好起来,因为他看着那双眼睛的同时,那双眼睛仿佛也在看着他,并将他所有的思念、痛苦和挣扎一并传递给了他!

    强涌而又激烈的情绪压迫心脏,身体仿佛随时随地都会涨裂开,这是厉泽白一辈子不曾体会过的。

    太深刻了……

    那种深刻到骨髓的思念,仿佛是用一把尖刀生生剜去人的血肉,然后一刀又一刀刻在骨头上。

    那就是镇南王对王妃的爱……极致,却又伴随着痛彻心扉。

    厉泽白这一刻好像终于明白,未濯缨为什么那么执着地只爱着真正的镇南王了。

    因为相爱的人爱是对等的。

    镇南王对王妃的思念有多深,王妃对镇南王的爱就有多深。

    而那么深刻的感情,不会因为转世就能转嫁到另一个人身上的。

    就算他真的是镇南王的转世,他现在也只是个能够旁观的旁观者,就像梦里的第三只眼睛,只能看着……

    他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冲破这第三只眼睛的结界,帮她和自己找到真正的镇南王?

    厉泽白逼着自己不要呼吸闭上眼睛冷静,头一次有了绝望与不知所措交织的感觉。

    然后下一刻,病房门开了。

    未濯缨走了进来。

    “醒了?”

    厉泽白突然没有勇气睁开眼睛看她。

    可未濯缨看到他眼皮动了,拉了把凳子坐在旁边“行了别装了,醒了就把眼睛给我睁开,说说看,喝了我的血,做什么梦没有?”

    厉泽白心头一惊。

    所以……她是知道的。

    可他没勇气告诉她自己梦到了什么。

    说她死后镇南王有多思念她?

    说镇南王如何靠折磨自己减轻对她的思念?

    太可笑了……

    他现在根本不是镇南王,有什么资格替镇南王说这些。

    他内心的震惊很快便化作自嘲与苦涩,然后慢慢睁开了眼睛,发挥他影帝的专业水准,心虚地躲避她的目光“什么也没梦到,就睡了一觉。”

    未濯缨心头略过一丝不算大的失望,嗤笑一声“看来不是每次都能走狗屎运,行了,医生说没什么大事,赶紧起来回家。”

    厉泽白“哦”了一声,老实地自己坐起来穿鞋,像个听话的小媳妇儿跟在未濯缨后面。

    未濯缨是一个人开车来接他,但没让他坐副驾驶。

    厉泽白也自觉,坐上车后怕未濯缨感觉到自己的异常,就没话找话地问“试镜的事怎么样了?”

    “有女儿在,挺顺利的。”

    厉泽白“???”

    未濯缨透过后视镜看到他疑惑的表情,边开车边解释说“女儿有特殊技能,帮你选的都是以后有星运的新人,演技方面有许岩和我帮忙把关,你还信不过?”

    厉泽白差点忘了,女儿能够看出一个人运道的好坏,能入女儿眼的,肯定都是适合在娱乐圈发展的好苗子,加上有许岩在——

    等等!

    “你带女儿一起去试镜了?”

    未濯缨哼了一声“不然呢?让她看到你嘴里是血倒在地上被送去医院的样子?然后趴在你病床边上哭?”

    厉泽白“……”

    “幸好女儿没看到,不然又得做噩梦,我下午带她一起去试镜,告诉她你有另外的紧急工作安排,现在她估计在缠着几个哥哥讲试镜的事,不会怀疑。”

    厉泽白点头,心里也跟着庆幸起来,否则那真是丢脸丢到太平洋了!

    “那……宋观海呢?”

    “回海城了,作为海城首富日理万机的,你当跟你一样闲没事就生个病玩,然后把一堆工作都丢给别人?”

    厉泽白被她怼了,也不敢回嘴“……以后不会了,明后天的试镜我亲自去盯。”

    未濯缨又瞟了他一眼,没说话了。

    等到了家,还没进门果然就听到女儿咯咯的笑声伴着她的童言童语传出来。

    厉泽白怕自己漏了陷,就问未濯缨“我脸色怎么样?看起来不像进了医院的吧?”

    未濯缨倒是忘了这个,见他唇色苍白脸色也不太好,就下意识地找包拿口红,然而她下午回公寓时就把包放着了。

    她皱眉思考了三秒钟,然后用手在自己唇上抹下一点口红,举着手看着厉泽白“先把你脑子里的黄色废料清空。”

    厉泽白知道她要干什么了,心跳忍不住加快“……已收入回收站。”

    未濯缨这才粗暴地把手指上的口红在他唇上和左右脸颊抹匀,然后看了看成果“搞定,进去吧。”

    说完她就先进去了。

    厉泽白心头滚烫,心跳也快得好似要跳出来了一样……

    为什么刚才那一瞬间,感觉像自己背着另一个自己偷情?

    先让厉狗贼懂得深刻的感情是什么样的,才能让他后面为了爱一往无前!

    ps之前看评论的时候,看到大家都说不喜欢镇南王,其实我还蛮难过的。

    因为镇南王真的是个大爱的人,保皇嗣是必须的,因为皇权动荡带带来的动乱是很可怕的,它涉及朝臣、涉及藩王、涉及边疆,尤其当时大燕朝属于内忧外患,镇南王有错,但他也没有选择,真正面对家国百姓眼看着会让无数人陷入水深火热,而他是唯一可以支撑着和平的人的时候,他就必须站出来。

    没有人愿意为了大爱去牺牲小爱,所有的小爱其实都是被迫牺牲的,而最痛的一定是牺牲了这些的人。

    所以王妃即便有怨,对镇南王的爱也无怨无悔,因为王妃懂他心疼他。

    ok……镇南王肯定不会那么快回来,否则王妃这条爱情线写的就没有意义了,不想写单纯的破镜重圆,想写一个跨越千山万水踏破记忆时空,只要你是原来那个爱过我记得我的你,不管你变成什么废柴,我都爱你′???`

    好叭有点绕略略略略~~~

    有部分读者想看快快长大,有部分读者希望阿枳一直是只团子,各有所爱都有道理,但我知道,希望看快点长大的,你们就是想看霍哥哥伸舌头,太色了咦~~~

    我的小腰精们,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