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成了一个神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斩杀
    “看来,你们学的东西都是些糟粕,精华部分都还给我们了。”

    闪烁着蓝白色雷霆光辉的眼眸渐渐的暗淡下去,一身女武神装扮的蒂娜低垂着双剑,从天空中落下。

    蒂娜突然挥起双剑,在面前的虚无中刺进去,那修长的精灵双剑莫名的消失了一截。

    再拔出来的时候,有一抹淡淡的无色血液流淌,滴落之后就再也找不到影子。

    这是一个有隐身能力的邪物,能够随时将自身分解再重组的传奇邪物。

    “抱歉,此路不通。”

    蒂娜低声嘟囔了一句,周身环绕着雷霆,在变色的天地中落在地上。

    那灰色的烟尘人影脸色很不好看,只不过在刹那间,己方的极速者与隐身刺客都被伤害。

    他们的属性都是高敏低防,遇到这种高输出的职业者,先天性就怂了一半。

    这里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传奇,无敌于凡物世间的绝对强者,执掌太阳与火之意志,所有记录中的第一位传奇第一位王。

    这里有一个雷神的后裔,天生的半神,并且已经成年,能够使用雷霆神力。

    而他这边,原本有完整的四个,现在,只有一个完整的他和两个受伤的拖累。

    这一战,会输。

    他有这个预感。

    在略显昏沉的天空下,太阳与火之王张开着翅膀,像是一颗太阳一样普照大地。

    雷霆之子手持精灵双剑站在地上,身上的盔甲与战裙上都有着漂亮的雷纹,蓝白色的雷电波动在跳跃。

    能够隐身的传奇邪物没有露出过面目,只是刚刚被捅了一剑,连带着流出的体液都是透明的。

    极速邪物不知道躲在哪里,心中或许也是满满的忌惮。

    轰隆隆的雷电声响彻云霄,像是催命符一样挂在他心头。

    致命的袭击,往往是在瞬息之间便爆发出来,就像那爆裂的太阳表面,又像刺破云层的光芒,来得迅捷又致命。

    白炽的光柱发散,光芒之中蕴含着别样的力量,像是扫把一样扫尽大地污浊,重归清明。

    “啊~”

    灰色的烟尘一声惨叫,他飞快的逃离,却没有成功。

    事情就是这么突然,那明显占据了上风的两个精灵选择了突然袭击,漫天的烟云中有道道雷霆贯穿,金色与白色的光芒四灵!!!”

    绝望可怖的吼声在震荡,灰色的烟尘人影越发的淡漠,他的分体正被一个个的摧毁。

    与之相连的主体也越发的虚弱,越发的不堪一击。

    他绝望的嘶吼着,感受着自己的病毒核心在一层层的被削弱,自己最大的弱点已经不可抑制的暴露了出来。

    那个半神精灵已经化作了闪电,手中的精灵双剑在半空中划过一条修长而圆润的弧度。

    咔嚓

    灰色的烟尘身影一滞,雷电的光芒一闪而逝,接着,炽热的光流在地面上狠狠的犁出一道数米宽的熔浆长河,将他的身影彻底的淹没。

    太阳与火的力量如巨轮一般碾过他的身躯,如一只蚂蚁一般呗碾碎。

    而在这个时候,邪物极速者与隐身邪物仍旧没有露面。

    “看来,你们是真的不知道传奇的作战方式啊。”

    一剑,在空气中荡起了波纹,强大的力量早已打破了凡物的界限,空气被狠狠地压缩在精灵双剑的剑身上,拉出两道数十米长的气刃。

    唰唰唰唰唰

    一剑又一剑,一道道空气凝成的剑气像狂风一样划过大地。

    蒂娜手持双剑,像是一个狂热的剑士一样驱使着天地的力量。

    在传奇之路上选择了天地之力的她可以轻易的用自己的魔力,自己的身体去驾驭这片天地,那些风,那些雷,都是她最为亲近的伙伴。

    一道绚丽的气浪掀开大地,在这道数十米长的沟壑中,一泼透明的气体扑散。

    “找到你了。”

    这清脆的声音宛如恶魔在低语一般,在隐身的邪物耳边响起。

    一剑枭首,那半透明的模糊身影僵硬的浮现,他分散的身躯被迫凝聚成一体。

    他感受到了排斥,这片天地在排斥他,在讨厌他,像是被驱逐出去了一般。

    滚滚的气浪将他的透明身躯淹没,化作了一泼恶臭的烟尘。

    没有人能够在一个半神和一个传奇面前逃脱,也不可能在他们面前弄什么诈死的小把戏,哪怕,他同为传奇。

    传奇的定义很简单,打破环境对他的制约,打破世界对他的束缚。

    弱小的传奇如这隐身的邪物一般,在高阶传奇面前,他们根本翻不起风浪来。

    之所以他们也能被称之为传奇,是因为在面对超凡职业者们的时候有压倒性的优势。

    强大的传奇连诸神都会侧目,都会为之肯定。

    虽然皓月和蒂娜的传奇之路并不是自己一步步攀升上来,但是这一步步也跨得极为稳健。

    不像这些邪物,说得好听是传奇,说的难听点,只不过是背后邪神的一个实验品罢了。

    每一步每一阶,都有自己独特的感悟,传奇,不止精气神三方面,还有心灵意志运气等方方面面。

    被剑气肆虐过后的大地上,就只剩下极速者还未露面。

    八翼金龙与半神精灵隐秘的对视了一眼,又心照不宣的侧过头。

    而此时,有不少的存在都在观看这场精灵国度与混沌邪物的交锋。

    诸神与诸神的交锋总是在无形之间,在一方诸神崛起的时候,另一方诸神也会得到成长。

    在月球背面的大地上,正在编织云朵的精灵神抬起头来,的模样极为俊美,分不出男女性别来。

    看似赤身,不介于体表之物的拘礼,但世界在为行云,纳雾来做为的衣衫,化云来做的裙摆,招来星辉作的披风。

    用温和的目光看向面前的云层,看着云雾之下泛着丝缕淡绿色的大地。

    满意的点点头,修长的手指轻轻一推,那片云朵飘飘荡荡,在空旷的月球背面上绽放。

    这般模样,似乎没有什么事情能够吸引的注意力。

    似乎永远都是这般天真,这般无邪,这般纯真。

    突兀的,皱起了眉头,将目光投向了主大陆的精灵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