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修仙之风月 > 正文 33.033
    飞英仍然记得几年前生的一件事。那是他跟着一位师伯去一户人家做法事,死去的是那户人家的小姐。对外说是重病不治身亡,可主母半掩半露对他们说了实情——那小姐是自缢而死。

    因为之前和她定亲的人家突然退了婚,未婚夫喝醉了酒,对同僚说她貌似无盐,不愿聘娶。消息传到女方家里,当天晚上,那小姐就悬梁自尽了。

    “都说像我女儿这样的人不入轮回,要在地狱里一辈子受苦,可是道长,这哪里是她的错,要不是那人狼心狗肺,我好好的女儿又怎么会想不开……”小姐的母亲哭得双眼几乎瞎掉,哀求他们,“道长们,你们行行好,叫我那女儿投胎去吧。”

    飞英对这个故事印象深刻,难免对被向天涯抛下的未婚妻怀有同情。

    对于他的疑问,殷渺渺想了许久,方问道“你担心的不无道理,但是,什么是正道,什么是邪道?”

    飞英想也不想就道“除魔降妖是正道,匡扶正义是正道;□□掳掠是邪道,残害无辜是邪道……这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问题,你说的很对。”殷渺渺悠悠道,“可是,正道邪道,在天道面前,都是道罢了。”

    飞英“哈?”

    “一个杀人无数、不择手段、天下人得而诛之的邪修,也可以修成大道。”殷渺渺给出致命一击,“你觉得是为什么?”

    飞英哪里答得上来,结结巴巴地问“为什么?”

    殷渺渺忍俊不禁“这我也不知道啊,我只是告诉你事实。什么是对什么是错,面对这个世界该怎么做,要你自己想明白——这个过程,就是问心。”

    “问心……道心吗?”

    “对,你不用太着急,慢慢看,慢慢想,心魔要到结丹时才会出现,你还有的是时间。”

    飞英若有所思。

    没过多久,他们已经到了三十里外,一马平川的脚下,一个小山头并不难找。

    殷渺渺以此为中心找了一圈,在三里外现了一条河流。那里视野开阔,地势平坦,埋伏的可能性要比前面山坡小很多,可以稍息片刻“我们去那边等他。”

    兔虎落地,扑到河流边喝水。

    飞英掏出肉干喂它“姐姐,这租来的骑兽真的不会跑吗?我以前听人说过个故事一个特别有钱的行商买了个歌姬,结果坐船的时候那个歌姬落水死了,他很伤心,但没在意,谁知道半年以后又看到了那个歌姬,原来她是假装落水,实则逃跑,靠这个骗了好多钱呢!”

    真是个有社会经验的孩子……殷渺渺想着,拿出水囊取水“我不知道,那你看紧点。”

    “我一定寸步不离看着它。”飞英摸了摸兔虎,手心被它的舌头舔得痒痒。

    殷渺渺失笑,涉水放下水囊汲水。

    清澈的河水漫过她的脚踝,水草在悠然舞动,鱼儿在脚边打着转,修真界灵气充沛,景色之优美天然,远非凡人界可比。

    当然,危险同样。

    不过拇指长的鱼儿在她脚边盘旋片刻,突然狠狠咬住了她的脚踝。

    殷渺渺愣了愣,马上反应过来,手中焰刀凝起,狠狠劈了过去。

    鱼刹那间被烧成焦炭,可她的小腿开始酸麻,从丹田冲向小腿经脉的灵气受阻,不过一息,她就站立不稳。

    “飞英,退开!”殷渺渺向后一跃,踉跄地跳回了岸边。

    飞英死死拽着缰绳,牵着兔虎跑过去扶住她“姐姐?”

    “我被鱼咬了一口。”殷渺渺紧紧注视着周围,冷汗涔涔,“不可能那么巧,偏偏还有毒。”

    像是为了证明她所言非虚,话音未落,河水下突然冒出了两个人,一男一女,男修筑基六层,女修炼气十层。

    “哟,钓到个美人。”那个男修斜着眼,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

    殷渺渺心中一沉,想要调动灵力,却现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不仅是小腿阻碍不通,几乎半个身体都失去了知觉。

    那条咬了她的鱼不简单,还是大意了。

    “上去。”她低声对飞英道。

    飞英只是个刚刚引气入体的小透明,这种时候也不敢逞强,咬着牙上了兔虎。殷渺渺放出红线,火龙熊熊燃起,抢在对方攻击之前就出了手。

    那男修笑道“性子烈,我喜欢,不过你能坚持多久呢?”

    他看似调笑着,但很谨慎地退远了几步,重新躲回了水里。水火天生相克,殷渺渺没打算真的硬拼,虚晃一招,跳上兔虎就跑“快走!”

    “啧,跑什么跑,摔成肉酱就可惜了。”那男修召出一柄飞剑,不疾不徐地跟了上去。

    女修不太高兴“你话太多了。”

    “怕什么,就这两个还能跑了不成?”男修道,“租得起兔虎的,怎么都该是条肥鱼啊。”

    兔虎一升高,殷渺渺就觉得不好,她周身的灵力被禁锢了似的,怎么都调动不起来。修士没有灵力,那就是砧板上的鱼肉,只能任人宰割了。

    “姐姐,你没事吧?我们现在该往哪里去?”飞英咬住嘴唇,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太过颤抖。

    殷渺渺强忍着不适“就去前面的山,现在只能指望一下向天涯了……飞英,一会儿有不对劲你就先跑,绝对不要做傻事。”

    “知、他们追过来了!”飞英牢牢握紧了缰绳。

    殷渺渺转过头,操控红线去阻拦。可那两个修士很有经验,只是不疾不徐地缀在他们身后,时而放出几个法术干扰,不过几次阻挡,殷渺渺体内的灵气就被消耗殆尽。

    红线不受她的左右,嗖一下飞回了身边。

    那女修道“差不多了。”

    “来啰。”那男修放出两把飞剑,一左一右包抄住了他们。

    殷渺渺问“你们要什么?”

    “对对,不要伤害我们,灵石可以都给你们。”飞英好一阵点头。

    男修嗤笑道“想什么呢?杀人夺宝什么时候会留性命?等你改日寻仇?”

    殷渺渺道“那就看你有没有本事来取了。”说罢,她脱下脚蹬,纵身往云海下一跃。

    “无谓挣扎。”那男修瞥了手足无措的飞英一眼,理也不理他,直接驱使着法器朝殷渺渺坠落的方向追去。

    飞英只慌了一瞬就镇定了下来,留在这里哭也帮不上什么忙,不如听话去前面的山头,说不定那位向前辈已经到了。他想着,立刻解开兔虎身上绑着的车厢“走。”

    兔虎一减轻负重,度就加快了一倍不止,带着飞英倏忽一下就飞远了。

    而殷渺渺还在不断往下落。

    她心里自有一笔明账,目前来看,她体内还能使用的灵力只余下一丝,就在右手经脉。纸鹤只有灵力才能驱动,她现在用这丝灵力召唤出来后也没有办法逃走,必须等到落地前召出,才能缓冲下落的力道,保性命。

    如果对方贪图她的美色而出手相救,那么这一丝灵力必须保留到最后一刻,在最不设防的时候给出致命一击。

    危急关头,她的大脑极度清醒,克制着会被摔死的恐惧,强忍着不提前召出纸鹤。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心脏因为自由落体而十分不适,几乎要跳出喉咙口。就在她觉得自己再也无法忍受死亡的威胁时,一条柔软的绳索勒住了她的腰,阻拦了她的坠落。

    “哎哟,幸亏赶上了。”那个男修拍了拍胸口,用绳索将她五花大绑,确保她无法反抗后才笑眯眯地摸了摸她的脸,“你那么漂亮,摔成肉酱也太可惜了。”

    殷渺渺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好像放弃了挣扎,只是不断思索在灵力被封的情况下,还有什么能对敌?

    幸好那男修没有就地办事的意思,把她带上了飞剑,和追来的女修会合。

    看到她没死,那女修皱了皱眉“又要带回去?”

    “她还有点用处。”男修笑嘿嘿地说,“总得犒劳犒劳我们吧?你又不肯跟我。”

    那女修冷冷道“你少打我主意,当心我告诉谢大哥。”

    “呵呵,放心,不敢妨碍你攀上谢家。”男修勾了勾殷渺渺的下巴,漫不经心道,“你也少管我们的闲事。”

    女修神情不悦,可没说什么“储物袋给我。”

    “人是我抓到的。”男修扯下殷渺渺腰间的储物袋塞进了自己怀里,“我拿大头。”

    储物袋里只有一些身外物,殷渺渺并不担心。她微合着眼,神识沉入灵台,希望能在《风月录》找到应对之法。

    之前修炼时,她就将《风月录》仔细翻阅过,除了章里的双修之法外,什么都没有,不知道是根据修为解锁还是她应用不当,总之没有他物。

    可现在灵力不能用,她只能死马当活马医赌一赌了。

    灵台中,天空变成了金灿灿的颜色,玉简漂浮在半空,一如既往。

    她尝试着用神识包裹住它“神识的利用办法,和神识有关的一切……”

    玉简毫无动静。

    殷渺渺没有恢复和它相关的记忆,着实不知道该怎么操控,左试右探,愣是毫无结果。

    可那男修已经把她带回了目的地,等待着她的是另外两个驻守的炼气期男修“哟,今儿这么早啊?其他人还没回来呢。”

    “也不看看是谁出马。”那男修揪出殷渺渺,得意非凡,“看看。”

    两个炼气男修眼睛都亮了“女修啊。”

    “怎么样?不错吧。”带她来的男修把她抗在肩头,“老规矩,等我爽完了归你们哈。”

    “明白明白。”

    那女修却是不管这等腌臜事,只问“谢大哥呢?”

    “谢师叔应召去了谢城,怕是要过两日才能回来。”那个炼气男修挤眉弄眼,显然对女修的心思一清二楚。

    那女修面皮薄,咬了咬嘴唇,转身走了。

    殷渺渺这时已被重重丢到了床铺上,真奇怪,荒郊野岭的基地,床铺居然软的很,她整个身体都陷了进去。

    “哟,美人你这眼神。”男修挥挥衣袖,砰一声把门关上,“让我有点不敢下手啊。”

    虽然面前的女修肤色微微泛青,是中毒的征兆,那封灵鱼是谢家秘传,以往从没有失误过的时候,可小心驶得万年船,也不是没有过弟兄在床上被女修重创的事。

    他见殷渺渺脸上既无惊恐,也无羞恼,心里就起了疑心,难不成对方还有什么保命的手段不成?一念及此,他挑了挑眉头,握住飞剑,剑尖刺向她的法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