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修仙之风月 > 正文 112.112
    殷渺渺对这个提议倒是没有意见,刚想同意,就听陶新莺道“她修为比我低。”

    袁落瞄了这个风情万种的女修一眼,懒洋洋道“她比你厉害。”

    “抢男人厉害?”陶新莺冷笑,她筑基十一层,殷渺渺才七层,实力还需要说吗?

    袁落一听,顿时笑喷“哈哈!对对,说得好有道理!”

    “咳。”江离拐了拐手肘让他闭嘴,帮着其他门派的人嘲笑自己的同门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殷渺渺面不改色“我修为浅薄,陶道友请。”

    陶新莺哼道“算你有自知之明。”

    乔平忙道“殷道友既然有秋风如意扇,不如就和其他几位道友替大家护法吧。”

    秋风如意扇就是承宫为了感谢殷渺渺一路护送飞英而送的谢礼,纨素白如霜雪,绣纹精美绝伦,看似只是女儿家的物件,实际上是一件极品法宝,一面防守,一面御术,非常了不得。

    她答应得很痛快“可以。”

    众人交流不过是短短几息的功夫,恶蛟就已经破开了飞剑阵,张牙舞爪地盘踞在半空,灯笼大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地上渺小的蝼蚁。

    “定位。”乔平率先找到了自己的方位,他的“土”位一定,其余四人也就飞快在各自的位置上站定。

    “结阵!”

    五行杀阵是最基础的阵法,饶是殷渺渺都听闻过,乔平五人使出更是娴熟,灵力相克,杀机毕现。

    恶蛟被困于阵中,明明没有刀光剑影,鳞片上却多了几道血痕。它愈暴躁起来,行事却不焦躁,冷冷巡视一周,选中已经受过伤灵力不支的江离作为突破口。

    袁落虽说因为伤重没有参与结阵,但一直守在江离不远处替他护法,见恶蛟扑来,扬手便是几张爆雷符。

    雷本克恶,恶蛟被逼退一丈。殷渺渺即刻以团扇催动火焰,有了法宝加成,火焰的威力较之平时里翻了个倍。恶蛟心生忌惮,既没有退去,也没有进攻,阴沉沉地望着他们。

    少顷,它长啸一声,头顶乌云聚拢,落下腥臭的雨水。传闻龙可行云布雨,这恶蛟虽未化龙,已经有了几分龙的本事,只是这雨滴落地即腐,含有剧毒无疑。

    殷渺渺旋转扇柄,防御的灵气罩张开,将众人严严实实地挡住了——极品法宝不愧是极品,这么大的防护罩只需要少许灵力,她坚持起来一点都不费劲。

    不过,团扇作为防御就不能御火,爆雷符的威力散去,火焰消失,恶蛟就卷土重来,盯准了江离下手。

    江离苦撑了一会儿,直到保护他的袁落吐了两口血,他才叫道“水道友,你来。”

    水悠然应了声,两人无缝交接。她是凰月谷金丹以下素派第一人,自幼师承元婴真君,素派教导女修严于律己,勤修苦练,不耽于情爱,因此水悠然心无旁骛练到今日,功底十分扎实,水灵气又能转化为木气,自然比重伤的江离好得多。

    木位的缺口一被补上,恶蛟马上就现了,它谨慎地评估着对手——金位有杨意和游百川,水位是筑基圆满的慕天光,两者都不易对付,土位是乔平,他实力不强,然而地生万物,占据地利之便,不是破阵选,唯独火与木的陶新莺、水悠然是身存二气,论灵力比起其他三位都要薄弱一些。

    选谁呢?是继续挑木位,还是改攻火位?黑水潭就在绿野林旁,木气较之火气浓厚,又下着雨,水盛而火弱,当攻火位。

    恶蛟的衡量不过一瞬的事,马上掉过头来去攻击陶新莺。夏秋月强撑着站直了身体,双手张开,符箓源源不断自她袖中飘出,皆是“烈焰符”“爆雷符”等攻击性符箓。

    殷渺渺看得直皱眉头,恶蛟左闪右避,动作灵活,找不到万无一失的时机。她思索片刻,向众人传音“我修为最弱,替代陶道友可作为诱饵。”

    乔平马上道“你行吗?”

    “可以。”

    陶新莺嗤笑一声“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

    她同意了,云潋却有迟疑,传音给殷渺渺“很危险。”

    “不要紧,师哥只要看准机会救我就好。”说着,她就和陶新莺交换了位置。

    出现了一个明显的薄弱处,恶蛟想不注意也难。它虎视眈眈地看着殷渺渺,扑过去就想咬。

    殷渺渺以团扇支撑起灵力罩,一边使用魂术刺激它的神识,就算效果不大也聊胜于无。

    恶蛟被她的小花招激怒,利爪想要抓破灵力罩,魂术又总是让它觉得头疼不舒服,攻击愈狂躁起来。

    殷渺渺强行抵抗着攻势,喉头泛上丝丝腥甜,灵力罩出现裂缝又不断被弥补,唾手可得的成果就在眼前,恶蛟眼里再也看不见其他,一门心思想要消灭她。

    终于,灵力罩仿佛支撑不住了,光滑的表面上浮现出网状裂纹。

    恶蛟知道这是最后一击,使出八成力道向她扑去。霎时间,灵力罩破碎消失,它的利爪刺入殷渺渺的胸口。

    之前它所有的攻击都很难推测,唯有这一下有九成的把握可以预判,所以,这是最好的也是唯一的机会。

    云潋手中的玉簪出了手。

    在它伸出利爪的刹那,玉簪上附着的剑气穿透了它的眼睛。

    这是元婴真君的剑气,即便只是任无为随随便便挥出的一剑,力道也比他们想象的大太多了。

    恶蛟瞬间失明,黄澄澄的眼珠子里淌下鲜血,更是无法维持飞行,重重摔落在池塘里。它哀嚎着在池中打滚,满池浑水被它不断翻滚的动作搅得风浪迭起,极为可怖。

    孔离高声道“不要恋战,它要是决定和我们拼个鱼死网破就麻烦了。”

    这句话说得一些人迅熄了斩杀蛟龙的心思,是啊,他们依靠元婴真君的剑气才能重创它,现在吓退了它好说,要是逼得它不管不顾同归于尽,恐怕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里。

    “走。”

    一行人飞快撤离了此地,而恶蛟重伤,没有追上来。

    逃离半天后,众人终于停下了脚步。乔平关切地凑到云潋身边,望着他怀里的人“殷道友没事吧?”他对殷渺渺还真有几分佩服,明明修为最低却敢以己身为饵,蛟龙的爪子到了面前都能忍着恐惧不闪不动,胆识的确过人。

    云潋道“受了伤。”

    恶蛟的五爪何其尖利,人修的小身板根本经不起那一下,殷渺渺直接就被穿透了肋下,断了两根肋骨,好在她护住了自己的心口,心脏与窍都安然无恙。

    不过云潋还是责备她“冒险。”

    殷渺渺把喉咙里忍了许久的一口血吐了出来“放我下来,咳。”

    云潋停了脚步,把她放到树下,拿出水囊和丹药给她吃。殷渺渺漱了口又服了两颗回春丸,实在太疼,又喝了瓶止痛露。

    水悠然走过来“我给殷道友治疗一下吧。”

    据闻凰月谷素派女修都擅长杏林之术,殷渺渺当然不会为难自己“好。”

    水悠然看了云潋一眼“请道友先回避一下。”

    云潋蹙眉“回避?”

    “殷道友伤在肋下。”水悠然提醒。

    云潋“我知道。”

    水悠然“……”

    殷渺渺轻咳“师哥,这是人家的秘术,不能给外人看。”

    “哦。”他走远了几步,背过身去。

    水悠然对男女之事讳莫如深,见此也就没有解释,替殷渺渺解开了衣袍。伤口在右肋处,约有半个手掌大,因为穿透后背,前后皆需要治疗,十分麻烦,好在凰月谷的杏林之术十分给力,不一会儿,撕裂的血肉以肉眼可见的度聚拢愈合。

    “多谢。”殷渺渺勉强坐了起来,伤口虽然愈合,但骨头长好仍然需要时间,这种时候就很羡慕魔法小说里一晚上就能长好新骨头的设定了。

    刚刚劫后余生,大家都没有闲聊的心思,抓紧时间调息疗伤。

    殷渺渺靠在树上养了会儿神,神识探入令牌,现离秘境结束只有半年了,她在虚古派里的时间比想象得还要久。

    “师妹。”云潋坐到她身边,“你去哪里了?”

    殷渺渺不想动用神识,在他手心里写“虚古”二字,又问“师哥得到了什么?”

    “剑谱。”云潋给她看,“你要吗?”

    殷渺渺“……不要。”

    云潋又道“那给你这个。”说着在她手心里放了一枚亮晶晶的东西。

    殷渺渺纳闷极了,把它拈起来放在太阳下看,谁知居然被阳光刺到了眼睛“这是什么东西?”

    “镜心。”云潋道,“你把它放在眼睛里。”

    殷渺渺以指尖挑着它,像戴隐形眼镜似的往右眼里一按,眼珠顿觉清凉。她下意识地眨了眨眼,神识自灵台下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上面打上了烙印,将它据为己有。

    “咦。”她转了转眼球,“这有什么用?”

    云潋道“这是照心镜的镜心。照心镜可以窥视人心,施展幻术,只是镜子碎了,只留下镜心,我想师妹可以用,就要了这个。”

    不管什么时候,被人惦记肯定是件愉快的事,殷渺渺高兴极了“谢谢师哥,我研究一下。”

    云潋揉揉她的头“你呢?”

    殷渺渺“……什么也没有。”

    云潋点点头,又问“东西都收集齐了吗?”

    “还是没有。”

    云潋说“还有半年,我陪你一起。”

    殷渺渺笑眯眯“谢谢师哥。”

    他们在角落里说着悄悄话,其他人也各忙各的,慕天光那边就有归元门的弟子和他会合了,其中包括了名为莫瑶的小姑娘。

    这小姑奶奶在有危险时被一个师兄强行拽走,现在看没事了,忙不迭就过来和慕天光会合,顺带……兴师问罪。

    “喂,为什么我师父的秋风如意扇会在你手里?”莫瑶恶狠狠地看着殷渺渺,看表情仿佛想生啖她的肉。

    殷渺渺饶有兴趣地问“为什么不可以?”

    莫瑶委屈透了“这是师父为我准备的!你凭什么抢我的东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