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修仙之风月 > 正文 第538章
    叶舟回到宗门的第一件事是拜见圆丘真君。他老人家在闭关,不见人,便在外面行了一礼,而后再去师尊叶沉处。

    看到叶沉的刹那,他几乎不敢认“师尊?”

    “回来了?”叶沉抬起头,微微点头。氤氲的烟雾中,他的白发遮也遮不住,皮肤松弛挂落,老态毕露,分明是寿元无多之兆。

    他看见叶舟震惊的表情,反而笑了笑“无须惊讶,我寿元将至,想在临死前见你一面,这才千里迢迢叫你回来。”

    叶舟闭了闭眼睛,神色痛苦。时至今日,他还能清晰地回忆起幼年时,叶沉来叶家挑选弟子时的情形。

    彼时,叶家因着出了个金丹真人,家族蒸蒸日上,屋舍连绵满山,奴仆成千,一副鲜花着锦的繁华模样。他父母早逝,寄养在一个堂叔家里,因着族富贵,倒也没有吃过什么苦头,虽然不曾锦衣玉食,也有口饱饭吃,有个学堂上。

    那一日,听闻自家的靠山要来,族轰动,孩子们身上都穿了新衣,地板打上蜡,光得可以照出人的影子。

    叶沉精明,知道提前说要收徒,必然会导致家族里明争暗斗,可这和他有什么关系?他无子无女,只要是叶家子弟即可。

    因此,他只是说过来看看,话叙到一半,才闲闲提起要看一看族里的孩子。

    金丹真人的神识之下,族人不敢弄鬼,老老实实地挑出了未满七岁的孩童。叶舟就在其中,他懵懵懂懂,只记得背了点书,辨认了些草药,就得到了夸奖“此子甚有天赋,随我回冲霄宗吧。”

    就这样,他的人生改变了。

    金石峰有元婴真君,还掌管着丹鼎阁,在冲霄宗里也是一股庞大的势力。叶沉作为圆丘真君的开山大弟子,资格更是非同一般,他鸡犬升天,地位骤然高升。

    而叶沉待他极好,平生所学倾囊相授,说是师徒,更像父子。他以为师父还会有很长的时间,却没有想到已经站在了寿命的尽头。

    “师尊,延寿丹……”叶舟迟疑道。

    作为炼丹师,最不缺的就是丹药,延寿丹的材料纵然珍贵,但他们能收集一定会收集一些,为自己提前做准备。

    叶沉道“为师已服过,否则也等不到你回来。”

    叶舟不甘心“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我困于金丹中期太久,如今就算突破到了后期,也没有时间,或者说没有这个本事结婴了。”叶沉叹息。

    长生之路就是这般残忍,眼前拦着一座又一座大山,翻不过去,只能眼睁睁地等死。不过,像他这样能够寿终正寝的,在修士中也算是有福气了,为人所杀的才是大多数。

    他年轻的时候,也曾因此郁结不忿,老了却是看开了。

    够了。

    “我叫你回来,是有件事要你做。”叶沉收敛心神,将殷渺渺提出的要求告诉他,又道,“她在等神器坊的进展,这两年内倒是没催我们,但我听闻,神器坊的标准试行得不错,想来很快就会轮到丹鼎阁了。”

    叶舟还真没听说这件事,稍稍吃了惊“师尊的意思是……”

    “你之前多受素微照顾,理应替她分忧解难。”叶沉面上不动声色,心底却是一声长叹。他临终将弟子叫回身边,当然不会只是叫他报恩,此举实属无奈。

    圆丘真君门下诸多弟子,包括他在内,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金石峰和丹鼎阁的利益太大了,谁不眼馋?几百年来,同门之间明争暗斗,甚至有人因此而死。

    叶舟是他唯一的亲传弟子,自己死后,大部分资源都将归他所有,而这些东西,他保得住吗?师尊虽然宽和,可徒弟和徒孙,肯定是前者更亲近。

    他必须给自己这个弟子找一个稳妥的靠山。

    正好,白露峰会需要他这个人情的。

    “事关重大,莫要耽搁时间,去吧。”叶沉摆了摆手,转身望向丹炉,“师父还能再坚持一两年。”

    叶舟咽回了喉头的哽塞,轻声道“是。”

    他略作休息,洗去风尘,去白露峰拜访。

    桃林长得更茂盛了,深红浅红,蔚若云霞。潺潺溪水自上而下流过青石,清澈的水中能看到鱼虾游动的痕迹。

    蝴蝶和蜜蜂在花丛间飞来飞去,小白兔在草丛间捉迷藏,黄鹂放声歌唱。紫藤萝爬满了上山的小径。

    以前的白露峰像瑶池,美得冷清缥缈,现在的白露峰却像是人间的奇景。

    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

    也挺好。

    叶舟慢慢走上山,一个素雅的筑基女修看见他,避开施了一礼,又问“前辈可是来拜访掌峰的?”

    “是。”他停下脚步,“请代为通传,说叶舟来拜访……”

    话音未落,一道柔和的声音便落下“上来吧。”

    女修就笑了笑,做了个请的手势“可要晚辈带路?”

    “不必了。”

    他认得这里。

    殷渺渺不在屋中,而是在后山的一处小溪旁。

    茂盛的桃树投下一片树荫,她就躺在树荫下的青石上翻看玉简,双足自然垂落,正好浸到水中,清凉的流水漫过脚背,带来些许凉意。

    桃花四落,有的掉在她的头发上,有的掉进了水里,落英缤纷。她眼睛也不抬一下“又调皮。”

    “哎呀!”花枝间掉下来个毛团,扑棱着翅膀钻到她怀里,“又被抓到了。”

    殷渺渺揉揉它的肚皮,递给它一个冰沙果。这个果子外形像西红柿,果肉酸酸甜甜沙沙,拔掉上面的蒂,插根芦苇管就能直接吸着喝,是小凤凰最近的心头好。

    它熟门熟路地啄掉叶子,衔着管子插进去,美滋滋地喝了口。

    陌生的气息随着风传来。它抬起头,眨着翡翠般的眼睛,好奇地看着他“你身上是什么味道,香香的。”

    叶舟瞧瞧它,猜它是殷渺渺的灵宠,便掏了一粒补灵丹给它——灵宠一般都爱吃这个。

    可是,小凤凰被吓到了,使劲摇头“没有生病,不吃药药!”说着,还颇为紧张地吸了口冰果汁,嗯,还是这个好次。

    叶舟微微拧起眉头。这颗补灵丹的灵气量是喝的那个冰沙果的百倍,居然宁可喝果汁也不要吃丹药?

    “傻,这是好东西。”殷渺渺从他掌心里接过丹药,喂给它,“尝尝看。”

    小凤凰犹豫了下,叼过来吞了。

    丰沛的灵力弥漫到身,细细的绒毛微微炸开,它忍不住打了个嗝“呃,好饱哦。”

    “说谢谢。”她提醒。

    “谢谢。”小凤凰奶声奶气地道了声谢,可有点委屈,翅膀抱着冰沙果,“果汁喝不下了。”

    “下次再喝。”它不舍得,非常顽强地喝下了剩余的果汁。

    饱暖思困觉,小凤凰吃饱喝足,打了个哈欠,趴到她的腿上,趴下就睡着了。

    殷渺渺给它盖了条手帕,这才道“坐下吧,天气很好,我们晒晒太阳。”

    叶舟在离她半米多的地方坐下,视线落在金波粼粼的溪水上。

    “你怎么回来了?”她问,“西洲的情况如何?”

    “师尊寿元将尽,特意召我回来。”他简单回答了第一个问题,但对第二个,思量许久方道,“我走时,情况很不好。”

    魔洲是个统称,不是指魔修只有一个洲那么大的地盘,从过往的几次对峙来看,人数说不定还比道修多。毕竟金丹以前,修道难,修魔易,而天道之下,道魔皆可成仙,无怪乎许多人选择魔道。

    西洲的战火不是偶然,乃是魔修筹谋已久的战争,人数装备都准备得十分充足。而反观道修,别看三大宗门都派人去阻挡,这只是道义援助,中坚力量根本不可能派往战场。

    人死光了,三大宗门也完了,谁都不是傻子。至于西洲的修士,留下来抗击魔修的有,离开得更多。修士四海为家,到处游历,可没有故土难离的情结。

    因此,算算二者在柳洲的人数,道修只是魔修的三分之一。魔修还有源源不断的支援,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而道修这边虽然派出了元婴,魔洲的几个魔君也已到达柳洲。

    之前,山的和暝晦山的蚀日去了雪女峰,虽然没成功越境,但也重伤了镇守后方的慕天光。

    种种原因相加,很多修士已经萌生退意,不想白白交待在那里。

    说白了,西洲的战火并未威胁到三大宗门,西洲就算被魔修占领,于他们而言也并无损失,为了不是自己的地盘送死,谁高兴?

    人心一散,形势就愈发不妙了。

    “当初天义盟只是号召,并非门派命令。”叶舟轻声道,“我回来的时候,有许多人……也走了。”

    殷渺渺问“顾秋水怎么说?”

    “顾师兄弄来了许多飞舟,送走了很多人。”叶舟微拢眉头,“师姐,我觉得情况很不好了。”

    “看来柳洲是保不住了。”她稍作沉吟,心里有了计较,“既然守不住,该撤就撤。”

    地盘没了,还能打回来,人没了,不知要多少年才能修炼有成。柳洲不好守,不如暂时避退到镜洲和秋洲,借着云海的天险据守。

    顾秋水也是这么想的。然而,走可以,灰溜溜的走不行,他一边安排柳洲的低阶修士撤退,一边酝酿着玩一票大的。

    是夜,追风城。

    飞舟停泊在空地上,月光照耀下,排成长龙的队伍缓缓上移。这是本月第三艘飞船,今年的第八次撤离。

    老弱妇孺都已经送走,今天要走的是三大宗门留到最后的几个弟子。他们或是对魔修深恶痛绝,或是心怀信念,始终不肯离去,一直坚持到今天,才不得不怀着黯然的心情收拾行囊。

    灯笼摇晃,风声呼号,离开的人心情沉重,没有人说话。

    一片静谧中,灯中的灵火跳了跳,无声熄灭,乌云悄悄笼罩了月亮,吞噬了天地间最后一丝光线。

    “警戒!”飞舟上放哨的人一个激灵,大声道,“敌袭!”

    但是太迟了。

    漆黑的夜幕笼罩而下,即将与地面严丝合缝的刹那——滴答。

    一滴雨水落了下来。

    丝雨缠绵,仿若美人的指尖拂过面颊。

    顾秋水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手里握着一把翠绿色的剑,比绿竹更翠,比翡翠更艳,正是名剑谱上大大有名的观澜剑。

    而他的剑法,名为《春山烟雨剑歌》。

    “来都来了。”他慢悠悠地说,“别急着走啊。”

    ※※※※※※※※※※※※※※※※※※※※

    昨天那个法宝的等级设定,大家觉得怎么样?我是觉得数字好记,但是好像不够有逼格,犹豫中。

    大家有没有什么好的意见或是想法,还是觉得数字分级就行了?

    每次看到别人提起我这篇文——前任遍仙界如何如何,都觉得对不起读者,这个名字太那啥了,考虑要不要在书名后面加个括号,变成《前任遍仙界》(风月录),这样,是不是会好一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