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修仙之风月 > 正文 第584章
    片刻沉默后,劫命下了决断“不能让鬼帝得手。”

    赤手空拳制服天魔,至少需要三个元婴修为。来时,尸魔与他们一道出手,才将天魔安置在此,如今他人不在,仅凭借他和千娇,身而退没问题,却保不住陌洲的诸多手下。

    虽然魔修通常不把旁人的命当回事,然而战争状态下,一下子损失了这般多人手,他和千娇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更莫论天魔是魔帝之物,损失不起。

    相较而言,不如去对付鬼帝。

    千娇细细回忆了下方才的场景,声音略微缓和“来的只是一个分身。”

    劫命有几分不屑“也许就只剩这一个分身了。”

    他对鬼界也有几分了解五方鬼帝中,势力最强大的是中央鬼帝,东方桃止山的鬼帝失踪已久,下落不明,北方和南方一稳一乱,都在可控制范围内。

    唯有西方幡冢山的鬼帝寿元将尽,惹得下头的鬼王异动频繁,近百年来出了不少乱子。先前,他虽以雷霆之力摆平谋乱,却无法延缓死亡的脚步,锲而不舍地寻找续命之法。

    黄泉含有神力不假,但同样非常可怖,会为之所诱惑,反而证明西方鬼帝快不行了。

    化神和化神之间也是有区别的。

    量他现在也不敢贸然离开鬼界,派来的分身实力强不到哪里去,他与千娇联手,未必没有希望。

    千娇比他多一重顾虑“若是触怒了他,怕是不好收场。”

    “他怕死。”劫命一针见血,“修为越高,越惜命。”

    低阶修士一无所有,所以敢杀人夺宝,敢冒险探索遗府,一次成功,十倍之利。然而,元婴化神修为已高,无论到哪里都能混得不错,长生才是他们最终的目的,不到万不得已,谁都不会拼命。

    鬼帝快要死了,延续寿命才是他的唯一目的,而非用尽最后的力气,消灭两个元婴魔修。

    劫命相信他就算再恼怒,也不敢本体出幽冥,宁可赌一把。

    千娇皱眉思索片刻,想着若是天魔失控,自己和劫命不仅捞不到分毫好处,还有可能失去一切,也点头应下“好,我等速战速决,莫要叫人发现端倪。”

    他们和鬼界的矛盾一旦让道修知道,断一臂膀不提,还要为对方增添助力,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然而,此时此刻,殷渺渺已经到了埋骨之海。

    黄沙遍地,由东向西,日光逐渐暗淡,气温也降的厉害。蓬松的砂砾时不时隆起一段,潜伏在下的妖兽正在进行看不见的狩猎。

    这是一个看似荒芜寂静,实则暗流汹涌的地方。

    她想起了当年的黑沙暴。

    数百年前,她失忆流落陌洲,认识了逃婚的向天涯文茜等人。他们被四大家族追杀,最后逃到了埋骨之海,利用地利困住了追兵。

    但很不巧,她和向天涯遭遇到了传闻中的黑沙暴。

    三十三天的黑沙暴后,他们遇到了能编织幻境的蜃妖。也是在这里,她得到了蜃妖的魂珠,融入后意外获得了幻象金瞳的神通。

    这段经历已经足够离奇,谁知还不够。

    松之秋居然认为,传闻中的阴阳交汇之处,黄泉眼所在,就在这里。

    不是不可能。

    埋骨之海下有着数以万计的地下河道,换言之,千万年前,此处应当不是荒漠,而是水源之地,与传闻中关于黄泉的记载相吻合。

    她还记得一件事。

    地火。

    它曾说过,原来这里有很多很多的水,人类不喜欢,就像上天祈求。于是,它出现了,将所有的水都烧干,终于将此地变成了荒漠。

    这话看着没有问题,可仔细想想,却颇为玩味。

    人类为什么会嫌弃水太多?靠水吃水,一个水源就能养活一片人。除非这水不是正常的水,而是沾染了黄泉之力的恶水。

    真有意思。冥冥之中,仿佛有什么串成了一个圈。

    “我这次来这里,是不是也是天意呢?”殷渺渺自言自语。

    呼啸的风扬起漠漠黄沙。

    她的身影旋即消失在光影里,耐心地等待起来。

    半日后。

    劫命和千娇赶到了这里。

    埋骨之海的沙漠层厚逾千米,元婴修士力之下,倒不是不能击穿,只是这样必然会有极大的动静,不便暗中行事。

    因此,在运来天魔之前,魔修就秘密修建了一条通道。

    只见劫命与千娇立于一处沙丘下,周围的沙子就逆着风向流动起来,缓缓向下渗去。两人顺着沙流没入了黄沙之中,耳畔是高速流动的砂砾,它们快速旋转着,像是一个中空的钻头,直直钻向目的地。

    小半个时辰后,沙漠钻头的速度慢了下来,倏然分散。

    二人踏入了河道,形影分毫不漏,迅速掠向天魔所在。

    人尚未到,异动已生。

    磅礴的魔气从河道深处喷涌上来,恍若决堤的河水,一遇到劫命和千娇,便好似闻到了花香的蜜蜂嗅到了汤水的蚂蚁,前仆后继地淹没了他们。

    劫命骂了句脏话,反手便是一刀斩去“要我说就不该用这玩意儿,搞不好就要反噬。”

    魔修养魔物成风,几乎十个魔修里八个有饲魔,但他素来看不惯这些,认为都是“小道”,道魔虽然殊途,却同样需要踏实的修炼。

    过分倚仗外物,迟早会养虎为患,遭到反噬。

    千娇没接茬,纱网下的面孔迅速变幻,五指微张,掌心里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漩涡,魔气一涌到她身边就被吸入其中,反哺自身。

    劫命冷笑一声,足下发力,红光闪烁,一马当先冲了过去。

    天魔行事依靠本能,如今只是派出魔气四处吞噬,可见还未彻底脱离原位。他们还有时间解决这个意外。

    十息后,他与鬼帝的身外化身打了个照面。

    魔虫的眼睛构造与人类不同,对颜色并不敏感。千娇在千里之外,看到的是一道薄薄的剪影,宛如影魅,实则不然。

    出现在劫命眼帘中的纸人十分精美,头戴冠冕,垂落的红色珠子颗颗分明,衣饰线条流畅,花纹完整,有暗有亮,乍一看去,同真人无异。

    只有那张脸是纸人的模样,两个洞是眼睛,一个半月是嘴巴。

    “我道是谁,原来是幡冢山的贵客。”劫命手持血月刀,余光瞥了眼周围的动静。

    不远处,黑气涌动,魔气翻滚,极不稳定,随时会脱离桎梏——天魔乃是天生的魔物,实力非凡,但化神在巅峰状态不说一招秒掉,三招之内也必然能控制住。

    可鬼帝没动。

    劫命心中大定,不阴不阳地问,“不知阁下到此,有何贵干啊?”

    “黄泉在此,缘何欺瞒本座?”纸人的嘴巴一张一合,鬼帝的声音从幽冥深处传来。

    劫命把锅甩得一干二净“在下听不明白您的意思。魔洲与幽冥向来井水不犯河水,阁下却伤我魔门,莫不是要与我等为敌?”

    鬼帝冷笑“少和我装腔作势,尔等答应本座寻找黄泉,如今却将其隐藏起来,呵,莫不是觉得幽冥的路真的就这么好走?”

    “谁答应的,阁下就去找谁。在下奉魔帝之命,照看此魔,其余的事,恕我一概不知。”劫命先前和公孙霓裳动手,断了一臂,实力略减。要是能够不动手就把事情解决自然最好,因此马上搬出了与之分量相当的魔帝。

    不出所料,听说天魔是魔帝饲养的魔物后,纸人的表情有一瞬间的犹疑。少顷,淡淡道“既是如此,你带着它离开此地,我便不再追究此事。”

    居然已经衰弱到连和我动手都不愿意的地步了。劫命诧异之余,又有压抑不住的兴奋,若是能斩杀化神的化身……不,化神毕竟是化神,只要有一化身尚存,就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大事为重,不可冒进。他暗暗警醒,口中道“此乃魔帝之物,我等并无驱使之力,还望见谅。”

    劫命说着,手臂看似自然下垂,实则蓄势待发,以备不测。

    果然,鬼帝纵然虚弱,宁可多费唇舌也要节省实力,却依旧有化神的实力与傲气,见他推脱,冷哼一声,阴风平地而起。

    霎时间,温度骤然下降。

    劫命看到脚下冒出了一个又一个透明的身影。他们的五官已经模糊,像是久经风雨洗刷的岩石,身形高矮不定,披着厚重的铠甲,有人握抢,有人拿盾,看到目标便齐齐看过来,诡异又骇人。

    魔修也有驱使怨魂的,但无一不是哭嚎不止,戾气冲天,哪里像这支队伍,虽然人数不多,却令行禁止,最低也有筑基修为。

    这就是传闻中的阴兵。

    唯有受到敕封的鬼帝,才能驱使这支奇异的队伍。

    劫命眼中异彩连连,不退反进,血色的弯刀毫无阻碍地割裂了最前面的阴兵。他们的身影如烟雾消散。

    然而,鬼修鬼修,修的是魂,不是身。

    烟雾流淌到脚下,溢散到阵队后方,如行云流水缓缓重塑。而在第二排手持长枪的阴兵面无表情地抬手,狠狠刺出。

    阴气煞气杀气戾气。

    凝在一起,势如破竹。

    双方双兵相接,居然一时不分胜负。

    劫命眼中不由露出三分愕然。

    他是武修,哪怕修的是魔气,也是武修。最初习招式,而后悟出其意蕴,求的是合道的精妙。

    可阴兵不然。

    他们已是亡灵,神智就如那面貌,在时光中渐渐模糊,记不清自己是谁,也记不清从哪里来,唯有战意留存。

    与其说是人,不如说只是一股杀意。修为低又如何?千军万马一出,无数“意”叠加,不比劫命的差。

    因而,修真界中,高阶修士视低阶修士如蝼蚁,阴兵却是个例外。

    劫命看到那些被自己一招斩断的阴兵,已然恢复了原有的身形,继续补充到队伍中来。

    源源不断。

    杀意不散,阴兵不死。

    他舔了舔鲜红的唇角,战意高涨。

    ※※※※※※※※※※※※※※※※※※※※

    看到大家问师哥,是这样的,我打算将几个地方的剧情分开来写,这样起来比较连贯。首先写渺渺在的陌洲战场,把这部分剧情写完,然后会写到师哥师父在的魔洲,天光在的北洲,可能还有南洲的部分,看情况再说。

    我对写战争一点底都没有,神仙打架和普通战争又不一样,太难了(&a;a;g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