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修仙之风月 > 正文 第639章
    梦?虎王的第一反应是被耍了,凶悍地捏起拳头“你找死?”

    灵香山君轻轻笑了声,意味不明地说“虎王真是报仇心切,连家门口的事都没有注意到。”

    虎王正要发怒,却见豺兄弟给自己使了个眼色,方才忍下了。

    赤妖王目光闪烁“你说的梦是什么意思?”

    “多年邻里,我也不瞒两位。”灵香山君一叹,肃容道,“十四洲要出大事了。”

    妖修们没啥反应,甚至可以说毫不动容。在他们看来,只要不妨碍到自家地盘,天塌下来也不关自己的事。

    灵香山君很熟悉他们的尿性,慢悠悠地加了句“两位再这么打下去,指不定要给南洲的同族们笑话。”

    虎王终于开始不安“和南洲又有什么关系?”

    “不止是南洲,西洲北洲东洲乃至魔洲,都会有人到此。”灵香山君面向西方,遥遥眺望,眼神里仿佛藏着什么秘密,“你们可知所为何事?”

    “为何?”金月娘接话。

    灵香山君笑了,缓缓道“他们在等一个机缘,那也是我们的机缘。诸位,我妖族振兴的机会到了。”

    众妖哗然。

    远处围观的游百川听到这里,不再逗留,拧身跃起,矫健的身形一下没入茂盛的密林中。

    事情远比想象中复杂,他要好好想想该怎么办。

    殷渺渺打卦打出了个绝世崖,心里信了八成。然而谨慎起见,还是等到松之秋也卜出了同样的结果,方才确定了这次的目的地。

    从紫微城到绝世崖,以元婴的脚程不过几日。

    他们若是悄悄地过去,谁也不会惊动,但殷渺渺做事,向来讲究有备无患,不打没有准备的仗。所以拖了几日,抽空和孔离见了一面,想打探一些消息。

    这一下,还真给她问出了些有趣的事。

    仁心书院的儒修和道修不同,他们的“道”更具象化。比如孔离,这位殷渺渺的同届生就是“以书入道”,也就是借书法的壳子领悟大道。

    他会写各种各样的字体,不同的字体能使出不同类型的法术。中正端庄是土系法术,尖锐锋芒是金系法术,狂傲潇洒是火系等等。

    听着酷炫,就是斗法的时候比较捉急,毕竟打得正激烈的时候找到空隙写字也不容易……咳!

    总而言之,儒修的“道”在十四洲也是独树一帜。

    而孔离有个师叔,乃是仁心书院丹青院的老师,以画入道,绰号“醉狂生”。闲着没事就喜欢喝酒,喝了酒就喜欢画画。

    画天画云画草木画蝼蚁,就是不画人。

    因为他认为,人这种东西最假,知人知面不知心,远不如世间的花草树木蝼蚁飞禽来得“真”。他要求得画中道,就绝不能画人。

    然并卵,戒律这种东西,很多时候就是来破的。

    一次醉酒,得见美人,这手就不听脑子使唤了。等醉狂生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画了个美人图。

    他懵逼了。

    他觉得自己要完了。

    但长生未得,怎么甘心就此止步?他思来想去,终于想到了个办法,活人太假,死人却真,只要美人变成了骷髅,我的道依旧是完美的。

    他决定杀了这个美人。

    这真的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肖像权被侵犯也就算了,还因为别人的意志不坚定,惹上杀身之祸,真是日了狗了。

    然而没办法,在修真界,修士面对心魔就是有这么两个主流做法——要么自己熬过去,解开心结,要么把妨碍自己的障碍解决掉,一了百了。

    幸运的是,这个美人是念奴娇,并没有红颜薄命,血溅三尺。

    她面对莫名其妙动手的醉狂生,微微一笑。

    然后,把人摁住了。

    待问明了前因后果,她也不杀人,反而把人送回了仁心书院,让他们自行处理。

    仁心书院羞愧得无地自容,指天发誓一定会好好处理。于是,醉狂生就被院长关了五百年禁闭,意思很明显——你要么自己克服心魔,要么就去死,别给书院惹麻烦。

    当然,仁心书院的小黑屋不是地牢,只是一个封闭的院子,甚至还提供画具让他继续参悟。

    醉狂生一个人待了五百年,除了偶尔院长去瞧一瞧外,见不到外人。而他画啊画,悟啊悟,终于又悟出了新的道理——我所见的,都是我心里想的,我心里想的,就是我内心的“真”。

    而后,他就不再执着于人和外物的区别了,美人和花,看在眼里,留在心里,都是自己意识的投射罢了。

    想通了道理,又被罚了五百年,院长觉得可以放出来了。

    半个月前,孔离就跟着师父一起,把这位师叔接出了小黑屋。为了庆祝禁闭结束,喝了些酒。

    醉狂生喝醉了,拿起画笔就开始涂鸦。

    他画了九张画,里面都是一座塔。

    一座没有人见过的,深埋在雪里的高塔。

    大家很奇怪,醉狂生从前只画亲眼看到的事物,从不画虚妄想象的事物——因为不真嘛。所以第二天就问他这是什么地方,怎么塔只有一半?

    谁知醉狂生闻言面色大变,一语不发地将自己关进了小黑屋里。

    又过了几天,他拿着新画出来了,塔又高了一些。

    他宣称,这是天启,他必须去找到这座塔,里面有事关天下的大机缘。

    院长“……”

    孔离“???”

    “总之,我那位师叔现在闹着要出去找塔。”孔离说完八卦,端起茶盏,“我师父不敢让他出去乱跑,怕他‘闭关’的日子太久,有点糊涂了。”

    殷渺渺十分自然地说“或许不是。”

    孔离扬起眉。

    殷渺渺笑了“我也在找塔。”

    “噗——”孔离一口茶喷了出来,顾不得抹干便问,“什么意思?难道是我修为低,跟不上你们元婴的想法了?”

    “我也说不好是什么意思,总之就是有那么一回事。”殷渺渺不好解释,也没法解释,只能含糊应对。

    孔离感觉到了,干巴巴地应了声,惆怅之心油然而起。

    修士的世界很残酷,同一年入门的人,也许后来会相差两三个辈分。同一年参加的风云会,后面亦有可能相隔甚远。

    几百年前,殷渺渺和他志趣相投,又是同年,成了好友。然而如今友谊未变,身份却已不再相同。

    他仍然是青年才俊,是金丹真人里有名有姓的修士。可是,所有的赞扬里,都有相似的前缀,或是“年轻人”,或是“继任者”,意思都一样。

    素微仙子呢?人们提起她来,与之同等而语的已然是念奴娇公孙霓裳,甚至各派的掌门。那都是他师尊一辈的人物,是一举一动能够影响一洲,乃至整个天下的存在。

    她亦拥有了这样左右天下的影响力。

    不是一个层次了。

    但孔离也只是伤感了一瞬便放下了。友人越来越好,当是幸事,且他对道途并不过分执着,也拥有其他志同道合的朋友,不至于因此动摇心境。

    沉默片刻,他恢复如常,问道“要不要紧?”

    “怕是十分要紧。”殷渺渺道。

    松之秋梦见了,仁心书院也有人梦见,那么其他门派呢?想来也必不会少。等到大家一有动作,知道的人就更多了。

    悄悄去,悄悄探明真相,多半不可能了。既然如此,大家就光明正大的来,也省得遮遮掩掩,叫小人趁虚而入。

    反正冲霄宗位列三大宗门之一,吃不了亏。

    殷渺渺辨明了利弊,决心把事情搞大。

    孔离很快告辞离开,她进书房待了片刻,写了封密信寄回门派。

    翌日,她离开了紫微城。

    中洲是个好地方,疆域广阔,门派林立,没有哪家势力,能以绝对性的优势压倒别家,统一地盘。因此,这里充满了纷争与战火,同时也无处不在机遇。

    散修们生性自在,又心知东南北三地,有什么机缘也都给当地势力垄断,得不到机会,故而更喜在中洲走动,碰碰运气。

    梅枕石便是其中之一。

    他是弃婴,生身父母不详,收养他的人在一棵梅树下的石头上发现了他,故取名梅枕石。怕养不活,取了个女孩名,叫做玉奴,合了梅花之意。

    时光倏然百年,如今,他被称作寄春君,是中洲小有名气的散修。

    他原本是打算去黑湖寻一个仇家,为友人报仇,却不想遇上了百年难得一见的黑雾,走岔了方向,没往幽水宫的老巢去,反倒是往南走了一段路,莫名其妙到了绝世崖下。

    而露宿在此的夜里,他就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什么召唤着他。

    醒来后,梅枕石大为惊异,觉得似乎得了什么机缘,踟蹰几日,终究没能忍住诱惑,顺着感觉往前走。

    走着走着,就到了绝世崖。

    绝世崖是中洲的一处荒地,北面是暗河——此河颇为奇异,每到冬季便会消失不见,遁入地下,一开春回暖,又重回大地,夏季则奔流不息,与普通的河无异——渡河不易,东边临近凶牙群山,人迹罕至,是以荒无人烟,常年看不见一个人。

    梅枕石以为自己会看到一片连绵不休的荒山,然后大费周折才能寻到地方。

    谁想然不是那么回事。

    这个时候的绝世崖下,热闹着呢。

    有传统的营帐,大小与寻常屋子无异,一座连一座,绵延不止;也有精致的三层小楼,檐下的风铃叮咚作响,恍若天籁;亦有一艘石舫,只不过载着的并非水波,而是八头形似玄武的石兽,乍看以为是装饰,直到它们偶尔眨眨眼,才惊觉竟是活物。

    正怔忪时,不远处传来一个女子的说话声“真有意思。不知多少人以为自己是天选之子,谁想过来一瞧,原来是百人成团。”

    这话说得俏皮,梅枕石忍俊不禁,转头去看。

    那是个白衣女子,体态纤秾合度,长眉鸦鬓,容仪婉媚,极其清丽雅致。她似乎注意到了梅枕石的目光,自然而然地看了过来。

    这一看,便是一怔。

    ※※※※※※※※※※※※※※※※※※※※

    其他人看来我是天选之子!

    渺渺我觉得是百人成团……

    感觉一路写下来,渺渺有三个时期最活泼一是存在于笔记里的少女时代,她当年重活一世,有师哥有师父,应该挺快乐的;二是和天光在一起,有了两心相依的人,愿意敞开心扉;三就是现在了,修为和身份高了,有了底气,背负太多,不想再压抑自我,开始显露出本性~

    一言以蔽之,她皮了好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