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修仙之风月 > 正文 第792章
    廊檐下,贝壳风铃随风而动,发出海浪般的呜咽声。

    溪水潺潺,清音悦耳,幽梦桃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满地粉白,瑰丽远胜夕霞西染。

    殷渺渺坐在书房里翻阅公文。她和顾秋水互相甩锅,两败俱伤,各自积累了不少的杂务,不得不自食恶果,费时处理。

    门外传来脚步声。

    她头也不抬地问“回来了,一切都顺利吗?”

    莲生答道“白逸深都解决了。”

    “我想也是。”殷渺渺笑了笑,言道,“累聊话,可以回来休息。”

    莲生没有作声,款款走近,凝视着她的面容,轻声道“这么多年,谢谢你还记得我。”

    她执笔的手顿住,抬首叹息“傻。”

    “假如我曾是修士,对你今日所做的一切,定然万分感激。”他跪坐在地上,像很多年前常做的那样,伏在她肩头,“可我不是。”

    殷渺渺神色柔和,温言道“今开始,为时未晚。”

    “覆水难收。”他轻轻笑,“我的人生已经停止了。”

    叶舟,修士是走在路上的人,爱是阳光星辰,照亮漫长的旅途。然而,他却是被关在屋中的人,爱是心跳,是他知道自己活着的唯一途径。

    “从前我等不到你,会怨会恨,现在的我,早已无怨无恨。”他依偎着她,喁喁私语,“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跳下去的那一刻,永远不用再等你了,得偿所愿,怨憎无。”

    殷渺渺阖了阖眼睛,满心怅然。

    红尘玄妙,触感多么像是人类的肌肤,可身边的人没有温度也没有心跳,不过是拥有实体的幽灵。

    莲生慢慢坐直了,凝视着她的眼睛“我很早就死了,你对我的良辰美景,我一点都不在乎——我在乎的是你的良辰美景。”

    白逸深展现给他看的世界,很壮丽很精彩,他不是不喜欢。但于他而言,独自看千般风景,毫无意义。

    “我没办法很好地控制火焰,白逸深,那是因为我还不是真正的器灵。”他笑了笑,风情万种,“当时我有些生气,炼炉里待了八十一日,怎么不算?现在我明白了。”

    殷渺渺的眼中闪过一丝讶色,她并不知道这件事。

    “我死的时候,想的是陪在你身边,因此这么多年来,我还是‘我’。”他侧过眼波,正好能看到妆台明镜里照映的人影,眉角眼梢,依旧是昔年倾倒众生的露华浓。

    他对着镜子勾起唇角,镜中的美人便回以一笑“但其实,我已经不再是‘我’了,我的命早就在你的身上,该是你手中的花,掌中的剑。”

    美饶面容变得模糊,身形像是风化多年的雕像,簌然化作尘埃。红尘流动,细沙如上好的绸缎,流泻到她的掌郑

    “这么多年来,我陪你经历了一切,看过了慕光,看到了叶舟。一直有人陪着你,爱着你,他们都是修士,是你的同路人,我该放心了,放下了。”

    红尘没入掌心,与丹田内的莲花合为一体。

    “我是俗人,不懂修士的气度,饶躯壳叫我烦恼。所以,还是让我用这样的方式,活在你的人生里吧。”

    一霎间,红莲散发出明亮的金光。它的器灵放下了最后的执着,心甘情愿地融进了这个新的身躯。

    娇艳的花瓣活了过来,灵活地绽放聚合,随心所欲;叶茎贴近她的手心五指,严丝合缝,抓握无一不妥帖;莲心中,黑色的火焰安静地燃烧着,乖巧地像是驯养了多年的爱宠。

    如何?他问,却不是问话,也不是传音,而是直接出现在心头,犹如自己的念头一样自然。

    很好。

    她心念一动,他便知道了。

    顿时,殷渺渺的脑海中浮现出最适合形容的四个字心意相通。

    原来,这才是本命法宝和主人真正的样子无须任何言语,便能传达心念,不必任何动作,始终不离不弃。

    殷渺渺收回了红莲,任由它沉入丹田之郑

    她知道,这就是莲生的答案。

    翠石峰。

    任无为执着少了半截的断刃,犀利无比对看向了殷渺渺的后背。

    殷渺渺手腕一沉,莲花光剑反扫身后,想要挡住他的攻击。但断剑在关键时刻往上一挑,避开了阻挡,直取肩头。

    千钧一发之际,光焰陡然荡开,晃出一片光焰铠甲,恰到好处得格挡住了肩头的那一剑。

    任无为收剑,难得表扬“不错,心随意动,灵巧多变,这法宝进阶后更适合你了。”

    水晶莲花本来是控制类法宝,但殷渺渺的魂术和幻术已经有很强的控场能力,现今变作武器,反而弥补了她的短板,增强了中近作战的能力。

    而比起定型的剑或鞭,焰刃更灵巧,长短随意,刚柔无缝切换,十分符合她平日里虚实相间的斗法习惯。

    殷渺渺确有得意“我自己设计的,当然合适。”

    任无为哪里容得她骄傲,打击道“呵,那也是我的对,法宝有灵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力量。”

    殷渺渺“……”

    “既然法宝搞定了,你也得好好训练灵宠。”任无为难得有了做师父的快乐,乘胜追击,“凤凰怎么样了?”

    殷渺渺道“上学呗,它现在跟着我没有办法成长。”

    “你多上心,灵宠是灵宠,妖修是妖修。”任无为苦口婆心x2。

    殷渺渺反问“假如它长大后不想当灵宠,想当妖修呢?”

    契约是涅盘前凤霖留下的,他是出于什么心理这么做且不,凤凰对她的依恋,雏鸟情结多过服从契约。

    假如现在去问它是否愿意做灵宠,答案必然是肯定。但孩子不懂事的时候要当电子竞技选手,家长难道信以为真,从此不上文化课了吗?

    肯定不是,该读书还是读书,等到孩子大了,想清楚了仍然要去做,才会支持他走下去。

    白虎愿意做镇虎真君的灵宠,是它考虑过的结果。而凤凰还没有办法做出对自己人生负责的选择。

    “有的妖兽可臣服于人,有的宁死不屈。”她道,“人人都,凤凰是骄傲的种族,它的灵魂里有一只真正的凤凰,谁也不能确定未来如何。”

    任无为重重叹了口气,这个道理他也懂,妖兽多桀骜,鸟类犹甚,十个里有九个渴望自在地翱翔在际,无拘无束。但自家徒弟好不容易得了只凤凰,居然一心想要放归自然,总让他心累。

    “人家都是千方百计要收服灵宠,你倒好,次次往外推。金鳞甲也是,放家里这么多年,给别人了。”

    殷渺渺悠悠道“这证明我是对的,跂愿意做灵宠,可我不是它选择的主人,它喜欢南阳。”

    任无为看不惯她这德行,一剑扎心“什么时候对你师兄这样大方,你才算是得道了。”

    殷渺渺顿住,瞪着他冷笑“心我弑师。”

    任无为招手,言简意赅“来。”

    她手中的莲花光焰一吐,如箭矢疾驰而出,到跟前的刹那,倏然崩裂开来,磅礴的力道炸开,灵气震荡发出尖锐的啸声。

    任无为冷不丁上了个当,被她这一下逼得后退了两步“什么东西?”

    “借用了火禁术的把戏而已。”她轻描淡写,“师父,你老了。”

    任无为牙疼,感觉突然上火“对师父放暗器,你觉得合适吗?”

    “挺合适的,兵不厌诈。”殷渺渺翻过手,红莲隐没回掌心,矜持道,“我赢了。”

    任无为“……”

    殷渺渺仅凭红莲和火焰就逼退了师父,十分高兴,转身道“我累了,回去了,明儿见。”

    罢,清光一闪,人便回到了白露峰上。

    屋里有人声。

    “舟舟!我破相了!!”凤凰抽噎的声音过于明显,叫人马上能脑补出一只耸头搭脑的可怜来。

    叶舟淡然“换毛期而已。”

    凤凰不听“我秃了qaq”

    殷渺渺发誓,她用上了元婴的修为才勉强克制住了笑声。

    “会长出来的。”叶舟的语调没有任何起伏。

    “我完了。”凤凰不知从哪里学来的口吻,沧桑地,“没有女妖会喜欢我。”

    殷渺渺再也忍不住,推门而入。

    一只脑袋上扎着白色绷带,尾巴金红色的羽毛短了一截的毛球映入眼帘。唉,因为运动量变大了,食量也随之上涨,凤凰近段时间的体型变化飞快,差不多从毛球变成了大毛球。

    “我的凤凰儿怎么了?”殷渺渺装作刚来的样子,捧起它左看右看。

    可一向亲近她的凤凰挣脱了她的手,钻到叶舟背后,紧张地“没什么,我我被咬了一口,没事了,一点事也没有!”

    殷渺渺如何会放过,扬手就把它摄了回来,顺便佯装失手,把绷带抽散了。细软的绒毛间,一块稀疏的粉色皮肤露了出来。

    真秃了。

    她顿时心疼“谁咬的你?这么坏!”

    凤凰怂下来,恹恹不吭声。

    殷渺渺看向叶舟,今是他去接的凤凰。

    “学堂里的夫子,前几的战斗课,他们进了山里,它为了救同学,被一只豹子挠了一下,抓下了一把羽毛。”叶舟,“不过我看了,应该是它的换毛期到了,羽毛容易掉而已。”

    他摊开手,指尖上沾了一层细细的绒毛,就是刚才给它包扎的时候粘上的。

    殷渺渺笑了,抚摸着凤荒脑袋“凤凰儿长大了。”

    不止是生理上的蜕变,更让她欣慰的是,明明这么胆,凤凰却还是去救了同窗,自然应该被大大赞扬。

    况且,友情是十分重要的感情体验,没有交过朋友的生涯是不完整的。凤凰能够交到知心的好朋友,她真的再高兴没有了。

    “真棒。”她细心地将绷带扎好,绑了个蝴蝶结,“好了,一点都不丑,我家凤凰儿最善良最可爱。”

    凤凰仰起头,蔚蓝的眼睛像是空一样干净“真的吗?”

    “嗯。”她笑。

    凤煌头蹭了蹭她的手,然后衔出了一颗妖丹放到她的手心里,表功道“我杀的大豹子,给你。”

    殷渺渺的神情顿时软化“这是你杀的第一只妖兽吧?真的要给我吗?”

    凤凰用力点头。

    “好吧。”殷渺渺很快收下,笑道,“我很喜欢,谢谢凤凰儿。”

    凤凰终于高兴起来,开始吹嘘自己的“英勇”,什么其他同学被妖兽揍得嗷嗷叫,跑到不知道哪里去了,只有它在千钧一发之际站了出来,拼着重伤(掉毛)的危险,救下了重明。

    虽然殷渺渺觉得,事实可能是同学们跑得快,见机不对溜了,只有两个学渣落到了最后,被摁在地上摩擦了。

    但没必要拆穿……幼崽也是有自尊的。

    好在这次也歪打正着,凤凰经此一事,对上学更有兴趣了,甚至迫不及待地打算返回学校,显摆自己杀掉了一只大妖的“丰功伟绩”。

    由于过度兴奋,着着,居然就睡着了,还发出了“呼呼”的鼾声,像是风吹过山林的声音。

    殷渺渺忍着笑,抬手虚虚按住它,灵力轻柔地抚过,确认并无暗伤后,将它放回了自己的窝里。

    凤凰翻了个身,趴在熟悉的枕头上,闻着草芯散发的甘甜香气,陷入了沉沉的美梦。

    殷渺渺熄灭了屋里的大多数灯,只留下叶舟在秋洲买的凤黄笼亮着,照出一片昏黄的光明。

    她轻轻掩上了门,回到了自己屋郑

    叶舟执着一柄象牙刷子,正在清扫桌上残余的凤凰羽毛。他做的很细致,一丝片语都没错过,都收起来放进玉匣里。

    “人家薅羊毛,你薅凤凰。”她揶揄。

    叶舟很淡定“物尽其用。”

    殷渺渺轻笑一声,走到妆台前,打开桌上的梳妆盒,抽出其中的一个抽屉,里面放着一枚门梭和一支凤钗。

    她用帕子包好妖丹,心地放了进去,而后,合拢梳妆盒,对叶舟笑“猜猜我在想什么。”

    “乌鸦反哺,甚是欣慰?”他猜。

    “去你的,我还没老呢。”她拧了他一下,却不恼,带着笑意靠在榻上,姿态闲适,“我觉得幸福。”

    叶舟坐到她身边,故意“一颗妖丹就能收买你,真好。”

    “你送我那颗灵丹,还不如妖丹值钱呢。”殷渺渺踢掉了绣鞋,赤足搭在他的腿上,支颐道,“你不懂,这是我一直想要的东西。”

    她的视线穿过窗户,投向很远很远的过去“很久以前,我最想要的就是无所求的爱。有没有人爱我,却不求回报呢?”

    曾经的一生,她都没有找到这样的爱,但今生,她得到了很多很多的爱,都不求回报。

    “叶舟,我感到很幸福。”她又了一遍,“非常幸福。”

    幸福……叶舟默默地品味着这两个字,什么也没,只是握住了她的手,扣住五指,收紧握拢。

    她转过眸光,眉眼舒展,唇角挂着似有若无的笑意。

    叶舟也微微笑了笑,执起她的手放到唇边,微凉而轻柔的吻落在白如酥雪的手背上,传递着温情爱意。

    殷渺渺喟叹一声,心满意足地阖上了眼。

    春暖花开,情深意浓,今生能有此良辰,已不负此生了。

    ※※※※※※※※※※※※※※※※※※※※

    莲生身是红尘,注定做不了修士,但这样更符合人设,掌中之花多美啊。另外,不得不,叶舟还挺勤俭持家的……来,走到今,渺渺已经得到了好多好多的爱,确实可以一句幸福了。

    不圆满中,有了圆满的感觉啊。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情是广义的情,所以有同门亲友之情,也有爱人之情,以及接下来要写的苍生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