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就是这样汉子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热血上头
    范小虎第一时间想的是这个问题,也是因为这样的场面,并没有给他带来压力。

    他看得清楚,这些小子虽然没有穿校服,但分明都是学生,羽毛球拍不说,背着的书包,就是最好的证明。

    冲这架势,这还一定是前面那所学校的学生,所谓名校的学生,老师管得紧不说,家长的要求也高,这样的小鬼,再有个性,在他眼里,那也是再乖不过的乖孩子。

    乖孩子,就是来一群又如何?

    就说他们眼下造出的这样的阵势,就很可笑,整齐的用羽毛球拍敲墙,这是为自己壮声势?

    哼哼,真正的猛兽出击的时候,哪个会叫?只有狗,在咬人的时候才会叫个不停。

    所以,壮声势?他轻蔑的看着那些眼睛里也有火的小家伙,你们这就是主动露怯。

    “你们这些小子,”他放松的站在那里,慢慢的把衣服下摆塞进裤腰里,哦,想起来了,古惑仔里有一幕和这个场景有些像,不过,陈浩南和他的兄弟们,敲的是手里的长刀,你们这,羽毛球拍?

    哈哈,他想着就笑了起来,你们这是来搞笑的吗?

    他这一笑,原本还是有些紧张的几个手下,顿时轻松了不少,笑眯眯的从身上往外掏东西,比如老九,就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一把链条车锁。

    另外的一个,则在身上掏出两根金属棍,再一连,就成了双截棍。

    剩下三个的比较统一,一毛一样的弹簧刀,按一下,又按一下的,刀弹出来,收回去,再弹出来,又收回去……

    他们戏谑的看着两边逼近的学生,就像是百战余生的将军,看着一群还没断奶的孩子一样。

    看到郭强强竟然吓得抱头蹲了下去,他们的笑声就更加肆意。

    那些躲在店内朝外张望的店主们,听到这样的笑声,又连忙把头缩回去。

    要不要报警?那些孩子看起来像都是学生。

    范小虎没掏出什么东西,他解下腰带,在手中一拉,对着已经靠近过来的学生说,“你们想干什么?”

    话音刚落,对面就有人大喝一声,“干你!”

    紧跟着,一个人就飞扑过来。

    两边的学生顿时都停了一下,刘金龙看着飞身而上的周晨,怎么就扑过去了?

    你自己强调多少遍的,一定要注意配合,注意节奏,不要冲动的呢?

    另一边的盛通也有些傻眼,说得好好的啊,刚才电话里还强调过的啊,一定要注意协同一致,至少五个人对付一个人的啊……

    范小虎只眯了一下眼睛,就轻蔑的看着向自己冲过来的这个学生,想当英雄?

    就你这什么章法都没有的架势,我一脚就能让你从哪来回哪去,不过,动脚太麻烦,他抖了一下皮带,狞笑着,兜头抽一下就好。

    他判断着距离,手正抬起来,就见对面的那小子手一挥,但没什么东西……不是,这是什么?

    看着空中飞来的那些粉状物,他下意识的抬起左手挡在眼前,却还是迟了些,眼睛里火辣辣的痛……石灰!

    窝尼玛,撒石灰,你他娘的竟然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

    虎哥半睁着眼睛,怒吼着,抖起皮带,朝眼前的那个模糊的身影抽了过去。

    几乎是与此同时,对面的那个人也大吼了一声,也是奋力把手里的什么东西抽了过来。

    “啪”一声,范小虎就觉得自己手腕一痛,很痛,痛的都有些握不住皮带,对方用的好像是什么鞭子,要更长,窝尼玛,他们真的是有备而来。

    周晨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看到那个黄毛耀武扬威的装大个,就忍不住热血上涌,就忘记了事先说好的一切,身不由己的冲了上去。

    好在虽然热血上头,他还没忘记撒石灰,趁对方挡住眼睛的时候,他怒吼着,把跳绳奋力朝黄毛的手腕抽过去。

    他吼得很大声,感觉嗓子都吼破了,抽得很用力,使劲的时候牙齿都咬得咯嘣响,这一刻,原来那三十几年人生中所遭受的屈辱和各种不公,这一次的十几年中遭遇的不幸和委屈……两辈子所有的压力和各种负面的情绪,好像全都投在那一吼中,那一抽中。

    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这一抽,也是格外的准,正正的抽在黄毛的右手腕上,黄毛好像是顺手松开了皮带,皮带带着风声,轻轻的擦过周晨的手臂,霎时,剧痛传来,好像还有血溅出来,他的手也是一软,手里的跳绳顿时捏不住,而黄毛,却从身上摸出一把匕首,低着头冲了过来。

    周晨反手去提书包,却提不动,他这才觉得,自己其实都有些站不住,腿颤得厉害,手颤得厉害,牙齿也颤得厉害,不知道是刚才那一吼一抽太用力,所以有些脱力,还是因为两辈子第一次这样打架,太过于兴奋,反正全身上下都在颤栗。

    他又奋力的去拽书包,还是拽不动,而黄毛左手拿着刀,闷不做声的,就快冲到他怀里来。

    他想躲,但看着那刀尖的幽光,和黄毛那凶神恶煞的表情……迈不动腿。

    不但迈不动腿,整个人头脑好像僵住,思考全部停滞,浑身上下都没有感觉,哦不,也还有的,有一种感觉非常清晰,非常强烈,但那种感觉,让他即便是在这样的时候,都觉得深深的羞耻——那是一阵阵的,不断上涌的尿意。

    原来,我还是怕的。

    他娘的,不是吧,难道我这一时冲动,就要被狠狠的扎上一刀?

    我会不会就这么可笑的挂掉?

    他再一次徒劳的去拽书包,居然还有心思去想,这个时候,我是不是应该想想生命中最重要的几个人,马上,他马上想到了爸妈,肖嶶,但崔若颖你也冒出来干什么?

    还有,脑子里的那个戏精,这个时候,你怎么这么安静?吓傻了?

    黄毛头上的黄毛已经晃到了他眼前,周晨看着黄毛那握着匕首的左手正在往前伸,只能奋力的往回收肚子,正准备用手去挡,却有些犹豫,要是被切掉几根手指该怎么办?

    匕首就快捅进来,他真切的感觉到了凉意,肚子上也因此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娘的,他暗骂了一句,闭上眼睛,准备承受剧痛……